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该收利息了! 》。

    “桌子、椅子、屏风……这样够吗?”抓著头,葛若衣怎么看都觉得不安心,她已经把能够挡住房门开启的东西全用上了,应该没有人冲得进来,可是她要阻挡的人是舜胤人,他跟妖魔鬼怪一样可怕,这些够应付他吗?

    “咚咚咚!”

    惊慌的跳了起来,她不自觉连连倒退好几步。

    “若儿,开门。”爱胤人的声音温和的传进来。

    摇著头,她紧紧捂著嘴巴,生怕自己不小心说出话来。

    “若儿,逃得了一时,躲不过一世,今晚见不著,明儿个一早也会相遇,你何苦作无谓的挣扎?”他的口气像在对小孩子讲道理似的。

    沉著,她万万不可上他的当,她就当自个儿睡死了。

    “若儿,你知道违抗我的下场吗?”

    点头如捣蒜,她当然很清慧他一定会狠狠的修理她一顿,可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要坚持到底,不可半途而废。

    “既然你不想开门,我们明儿个见。”

    过了半晌,确定门外没有任何声音,她终于松了口气,再看看眼前的情景,她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她实在是太可笑了,她都已经把横木闩上,她若不开门,舜胤人根本进不来,她何必搞得如此紧张?

    “然越来越不聪明。”

    “我……”全身寒毛一竖,她颤抖的侧过身子,瞧见舜胤人正懒洋洋的靠在拱门边,她惊吓的往后一弹,[你,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那儿。”舜胤人好心的比著内房的窗子,他不会让她死得不明不白。

    她想起来了,因为窗前的几案上摆了一个盆栽,她没像往常一样,在就寝之前把窗子关起来。

    “我……我们不是快成亲了吗?我想重新把房里整理摆设过。”虽然眼前的情势揭露自个儿的罪行,任她如何辩解都是死路一条,可是她总要试上一试,但愿亡羊补牢,犹未晚矣。

    “这么晚?”他很乐意陪她玩上一段猫捉老鼠的游戏,看著她脸上丰富的表情变化是最有趣的事。

    “我睡不著。”她确实精神很好,在他的威胁欺压下,她不得不时时刻刻保持警觉,她总要知道自个儿是怎么死的……呸呸呸!她怎么可以诅咒自己。

    “那为何不开门?”

    [这么多东西挡著门,我没法子开啊!”她赶紧远远的退到一旁,将房门边的景观向他完全展示,这可以证明她的清白。

    “那你为何不给我回个话?”

    “我……我刚刚见到一只老鼠在我房里横行霸道,我忙著抓它,没听见你的敲门声。”那只老鼠怎么听起来好像在说她自己?

    “那你应该记得这会儿是我替你治病的时候吧!”

    “我……每天都要治病吗?”

    “治病有不持续的道理吗?”

    “呃……好象没有。”

    “我们可以走了吗?”

    “真的不能休息一个晚上?”她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她只要走出这个房门,灾难就会找上她。

    他回以一笑,笑得好真诚,可是他接下来的话却让她清楚的知道,自己逃不过此劫,换言之,她将尝到生不如死的滋味,“你再挣扎只会更凄惨。”

    “可是,这……”她看了一眼被挡住的房门,希望她今晚的努力可以在尽后一刻发生效用。

    “我从哪儿来,我们就从哪儿出去,过来。”

    瑟缩了一下,她低著头走了过去,将自个儿的小手放进他伸出来的大掌,准备迎接不可预知的悲惨,希望她可以见到明日的朝阳。

    坐在药桶里,葛若衣战战兢兢的看著舜胤人,从过去的经验来看,他绝对绝对不会放过她,她唯一不能想像的是他打算如何对付她,把她压进水里淹死吗?不不不,他不是说要玩她一辈子吗?她淹死了他就没得玩了,他当然不会这么做,那他想干什么?越不可知,越是令人不安,他为何不赶快惩罚她?

    可是时间过去了,他还是奇奇怪怪的不说一句话,只是冷眼旁观的盯著她,这种感觉好吓人,像是有什么阴谋正在酝酿。

    眼看水越来越冷,全身上下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若再不起身穿衣她很可能会冷死,而他得意的嘴脸开始她在眼前绽现,她终于明了一件事,他是故意让她痛苦煎熬,他要逼她向他投降。

    “你……站著不累吗?”她坐著都吃不消,他怎么可以不为所动的站著?

    不表示意见,他依然保持同样的姿势背靠著墙。

    “你……很生气是吗?”葛若衣已经冷得连牙齿都在打颤。

    还是不说话,他彷然正在盘算如何处置她。

    “我……没有躲你的意思,我只是……不想泡这个鬼玩意儿,这……味道很恶心。”她很努力控制打颤的牙齿,可是效果不佳。

    “你以为我会相信是吗?”

    “我可以……对天发誓。”为了证明自个儿的诚信,她两只手都举起来。

    “来不及了。”他恶毒的冷笑狠狠的打退她的处心积虑。

    “那……你要我怎么做?”呜……她好想哭动,她没想到自个儿会死在这种情况下,她一定会被人家笑死了!

    “很冷是不是?”

    点头如捣蒜,她觉得自个儿好虚弱,她真的快死了吗?

    “那为何不起来?”

    对啊,他又没拿著刀子架在她的脖子上,她为何不起来?因为……她努力的陪笑,希望营造友好的气氛,[你……可以转个身吗?”

    “有必要吗?”他已经把她从头到脚都摸遍了,接下来他会熟悉她的每一寸,他们之间将不再有任何距离,她也不再有任何机会逃离他。

    “我……我会害羞。”虽说他们之间有过不可告人的接触,但她好歹是个黄花闺女,她还是有接受礼教规范的矜持。

    “那你就准备冷死。”他不留情的狠劲当场把她的矜持粉碎。

    “你、你这个心肠恶毒的坏蛋!”

    “我会好好安葬你。”

    她笑不出来,他的好通常是反义,她还是识相一点的摆出可怜兮兮的低姿态,“我们,我们有话好说,我再也不敢乱来……”

    “你没得说了。”他无情的打断她的求饶。

    呜……她认了,谁叫她要自作聪明的跟他斗,算他狠!

    咬着牙,她豁出去的站起身,狼狈的爬出药桶,然后背对著他,一步一步慢慢往自个儿的衣裳靠去,可是还来不及碰到,她已经被舜胤人从身后抱住。

    “你身子冷冰冰的好像死人。”他的口气听起来很幸灾乐祸。

    这种话他竟然还好意思说出口……她真笨,他这种人有什么话不能说?还好她生命力够强,否则早被他活活气死!

    [这都是你害的,你放开我!”她生气的打著他的手,不过他刚硬的拥抱依然牢固的锁住她,他用行动向她宣誓,他的臂弯就是她停泊的终点。

    “既然是我造成的,我就得负起责任。”低下头,他的唇吮吻她雪白的颈项。

    “不要……”她知道自己根本抵挡不住他的攻势。

    [这就是你反抗我的下场,今晚你将成为我的人。”

    他抱起她往花屋的里头走去,把她放在那张提供休憩的床上。随即,他的阳刚狂野的占有她的阴柔,他们紧密的纠缠成一体。

    “好痛……”可是,她没有退缩,她喜欢这种与他在一起的感觉,因为在她属于他的同时,他也属于她,此刻的疼痛也变成了一种美丽。

    “这是你把自个儿交给我的证据,你跑不掉了了。”

    她无法自拔的沉沦了,她热情的回应他,用她的人,用她的灵魂,她爱他,爱得那么不可思议,爱得那么白痴愚蠢,但是,她不会后悔,一辈子当他的玩具也无所谓。

    *******

    经过昨夜的火热,葛若衣觉得自个儿应该羞答答的待在房里,一天足不出户,可是当她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什么矜持,什么含蓄,那些罗哩巴唆的礼教很自然的让她丢到脑后,蹦蹦跳跳的,她马上转进舜胤人居住的院落。

    “舜胤人!”她像蝴蝶见到美丽的花朵,忘情的黏了过去。

    “胤人,刚刚分开就开始想念我了是不是?”

    “我……我哪有想你?”一个时辰之前他才送她回房,向还花了一会工夫帮她把房门前那些东西归位,所以严格说起来,他们仅有短短的半个时辰没见面,她怎么可能如此寂寞难耐的想他……呃,他一离开她身边的时候,她确实觉得有那么点寂寞,也确实……不算不算,那是不小心想到。

    “那就别来这儿吵我。”他粗鲁的推开她,彷佛她是一只不要的破鞋。

    “我……好啦好啦,我是有一点点想你。”这家伙每次说话都好讨人厌。

    “一点点?”他嗤之以鼻的斜睨她一眼,完全不屑她一点点的施舍。

    “呃……很多很多啦!”

    满意的把她搂回怀里,他以难得的温柔轻轻拨弄她的发丝,“你的声音都沙哑了,昨晚太热情了,待会儿我用沙参帮你润喉。”

    想起昨儿个夜里的事就羞得想挖个地洞钻进去,可是说到他那些恶心的药材,她可没时间害羞,“我不要,你别想拿那些恶心的东西给我喝。”

    “你是我的女人,照顾你是我的责任。”

    “不用了。”

    “我听不清楚你说什么?”他又搬出那种凶神恶煞的表情。

    “我……我什么都没说。”她好委屈的厥起了小嘴。

    “你一定会服下我为你煎的药对吗?”

    不由自主的点点头,可是下一刻她好像想到什么似的清醒过来,赶紧摇头。

    “你又想不乖了。”

    咬了咬下唇,她心一横,豁出去的说白,“我,我老实告诉你,我的病是装出来的,我既没有头痛,也没有心病。”

    挑了挑眉,他对她的从实招来心存怀疑,“你告诉我这件事目的何在?”

    “你再也用不著替我治病。”

    “门儿都没有。”

    “我是跟你说真的,我这儿痛、那儿痛都是装出来的,我除了偶尔昏倒不省人事之外,其他的全都是骗人的。”她是觉得他们两人如此亲密,她有必要告诉他实话,当然,她不否认自个儿还想测试他,他会不会因此一走了之?

    “我知道,你以为我会看不出来你玩的把戏吗?”

    “我不是在玩什么把戏,我这会儿说的都是真心话……等等,你是说,你一直知道我的病是装出来的?”

    “你装头痛的样子很好玩。”

    嘟著嘴,她可笑不出来,他竟然从头到尾把她当成玩笑在看,还有……“那你为何弄那种什么专治头痛,恶心要死的汤药给我服用?”

    “一个人玩有什么意思,我陪你了不好吗?”

    “你……你根本欺负人嘛!”

    掐住她的粉颊,他恶劣的说:“我就是喜欢欺负你,你有意见吗?”

    “我……没有。”

    “你别具的以为自个儿没病,你的身子确实比常人来得虚弱,我让你泡的药澡目的就是在调养你的身子。”

    “我可以不要调养身子吗?”说穿了,她实在很讨厌那种可怕的味道。

    “我说要。]

    “我不要。”

    紧抿著嘴,他的目光阴鸶骇人,她立刻滚到坐榻的另一边,一副誓死抗争到底的瞪著他,这一次她绝对不向恶势力低头。

    过了半晌,他却出乎她意料的展现出宽容大度,“好,我们就来玩个游戏,你赢了,我就由著你,我赢了,你就别再玩花样,如何?”

    “什么游戏?!”她充满防备的看著他。

    “今晚我给你一次机会,你若有本事不让自个儿落在我手上,你以后就再也不用泡什么药藻。”

    这下子兴趣来了,她迫不及待的追著问:“我可以跑到外头躲起来吗?”

    “我话还没说完,唯一的条件就是你不能踏出房门一步。”

    什么嘛,这一来她还有得玩吗?“那我一定会落在你手上。”

    [你是怕自个儿受不了诱惑帮我开门吗?”

    “我……我才不会。]

    “那你就把门窗关好,再不放心,就找果儿陪你。”

    对对对,昨儿个夜里是因为没关好窗子,不小心给他有机可趁,今儿个她绝对不会再犯相同的错误,还有还有,果儿陪著她,她就会把持住自己,不会轻易受他迷惑,不过……

    “你怎么变得这么好心?”她不能不怀疑他的动机,他的心肠最坏了。

    “我要让你输得心服口服。”可是他邪恶的笑容不见一丝丝诚意。

    “你就对自个儿这么有信心吗?”

    “我要赢得的人是你,我不容许失败。”

    “你……你别以为说几句讨我欢心的话,今晚我就会手下留情哦!”虽然这称不上甜言蜜语,却叫她心花怒放。

    “我没那种闲工夫讨你欢心。”他无情的粉碎她的白日梦。

    娇颜当下转喜为嗔,她恨恨的咬牙切齿,“你就不能对我好一点吗?”

    将她扯回自己的怀里,他像是在指责她的不知足,惩罚的罩住她的丰满粗鲁的揉搓捻弄,“我对你还不好吗?”

    “我说的不是……你别玩了,万一被瞧见……”

    “我就是要玩。”他存心跟她过不去似的,衣带一扯,魔掌就钻进衣内使坏。

    “你怎能……如此任性?”她的肚兜和亵裤接连被他蛮横的扯下,虽然有外衣掩护,她却觉得自己毫无遮掩的暴露在他面前,他清楚的掌握她的敏感和脆弱,逼迫她投降。

    “你敢说你不爱吗?”他同时解开自己的衣带,抓住她的手贴向自己的肌肤。

    “不……爱……”她的手在触摸到那片温热之后便像著了迷似的探索,她不知不觉的学著他,他的阳刚热烈的回应她的抚弄。

    “说清楚一点。”他更恶劣的向她进攻,逗得她阵亡。

    “啊……爱……爱死了……”蜜津满溢,娇喘无助,她的身心和灵魂彻彻底底为他沉沦。

    “很好,你可以领赏了。”在他的指示下,她随著欲望的摆弄放荡的驰骋,她的娇吟和他的低吼随著一上一下的撞击燃烧开来。

    春色无边,两人半裸著身子狂野的在坐榻上大玩特玩,连房门何时被掩上都不清楚,反正也没人在乎,谁叫他们眼中只容得下彼此。

    “小姐,你真的要我跟你一起睡吗?我先说好,我可是会抢被子哦!”果儿稀奇的看著葛若衣,小姐真的越来越古怪。

    “没关系。”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葛若衣温柔的陪著笑脸,一个晚上而已,她相信自己熬得过去。

    顿了一下,果儿接著又爆出自己的另一个缺点,“我还会说梦话。]

    “你会说什么梦话?”这个好玩。

    “好像是……你不要吓我,我好害怕之类的话吧!”

    呃……这种梦话好像有点冲著她来的嫌疑。

    “还有,我会打鼾。”

    “打鼾?”

    “可是很小声,不会很吵。”

    不过,葛若衣已经笑不出来了,这丫头的坏习惯未免太多了吧!

    “小姐,另外……”

    “又怎么了?”她觉得无力,看样子果儿是个麻烦,希望她不要变成祸害。

    不好意思的一笑,果儿小小声的说:“有时候我会拳打脚踢。”

    瞪大眼睛,葛若衣张著嘴说不出话来,这好危险哦!

    [小姐,你还要我睡在这儿吗?”

    沉吟了半晌,葛若衣牙一咬点了点头,在人家说了那么多之后,她却无情的把她踢出去好像有点过意不去,可是,她好想哭,明儿个一早醒来她会不会发现自个儿鼻青脸肿?老天爷,那她怎么见人?

    “小姐,我没其他的问题了。”果儿总算松了口气。

    葛若衣忍不住翻了翻人口眼,这些问题还不够多吗?

    打著哈欠,果儿揉了揉眼睛,“小姐,我们可以睡觉了吗?”

    “还不行。”葛若衣不安的咬著下唇,好奇怪,舜胤人怎么没来呢?难道他已经聪明的认知到自个儿必输无疑吗?

    “可是,我好困了。”

    “那你先睡好了。”

    “谢谢小姐。”果儿立刻缩进被窝里,好满足的闭上眼睛。

    瞧她那个样子,葛若衣也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昨儿个玩了一夜,今儿个又玩上大半天,她真的累坏了,应该好好睡上一觉,可是……推著已经沉沉入眠的丫头,她试著打消睡意,“果儿,你陪我聊聊天好吗?”

    “嗯。”翻了一个身,果儿顺手把被子抓进自己的怀里。

    “不会吧!”怎么这个丫头如此容易进入状况?这么说,她刚刚提到那些坏习惯不就……冷不防的打了一个哆嗦,她好想弃甲投降。

    最终,她只能沮丧的叹了声气,认分的躺下来,再卖力的抢来被子的一角盖在身上,老天保佑,希望今晚别过得太凄惨了。

    ********

    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睛,葛若衣慵懒的打了一个哈欠,这一夜睡得好舒服,她竟然完全没有受到果儿的影响……等等,这是什么?抬起横跨在她肚子的长腿,她顿了一下……吓!果儿这丫头的腿未免太粗了吧!

    摇了摇头,她把那只粗壮的大腿往旁边一甩,接著坐起身……慢著,她怎么好像看到舜……转过头,她惊愕的瞪著那张俊美的容颜,昨晚这儿睡的不是果儿吗?

    还来不及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她又发现另外一件事情,这儿是……逃,蹑手蹑脚的爬起身,她准备以最快的速度逃离,不管她为何出现在舜胤人房里,只要他没有当场逮著她,她都可以死不认帐,这个叫……

    “你想湮灭证据?”舜胤人抓住她的脚踝狠狠一拉,她当场跌个狗吃屎。

    “你干什么……没有。”当那张阴冷的面孔几乎贴到她眼前,她赶紧换上唯唯诺诺的面具,隐忍著脚踝处传来的疼痛,这个坏心眼的家伙为何总是学不会温柔?

    “那何必逃跑?”

    “我……我没有逃跑,我是想……下床活动筋骨。”

    “好,我就让你活动筋骨,下去。”他粗鲁的打了一下她的屁股。

    揉著屁股,她可怜兮兮的嘟著嘴爬下床。

    “快一点。”坐起身斜靠在床边,舜胤人一副等著看好戏的睇视著她。

    左手甩甩,右手甩甩,左脚踢踢,右脚踢踢……呜!她根本不知道如何活动筋骨,这场戏应该怎么演下去?

    [你都是这样子活动筋骨?继续,不要停下来。”

    “嗯。”她僵硬的继续做著重复的动作,可以想像自个儿的模样有多滑稽。

    “难怪你身子差。”

    迟疑了一下,她恭恭敬敬的请示,“那应该怎么做?”

    “每天晚上乖乖的给我泡药澡,药效自然会帮你活络筋骨。”

    “我又没说认输。”她无辜的撇撇嘴。

    “我准你停下来吗?”他冷眼一扫,她只能含恨的继续“活动筋骨”。“你不服?”

    “我不敢。”

    “过来。”他一声舍下,她乐得脱离苦海,顺便投怀送抱。

    “你总要让我知道自个儿是怎么输的吧!”

    “果儿半夜起来上茅厕,房门就开了。”

    皱著眉头,她忍不住要抱怨,[这个丫头果然是个祸害。”

    “武星昨晚献殷勤,送了一碗绿豆汤给果儿。”换言之,他早就设计好了。

    “原来……你好阴险!”她气呼呼的鼓着腮帮子。

    “你这辈子汪定听我摆布。]

    她还能说什么?她也许输得很不甘心,但是她同时领悟到一件事,她今生今世都离不开他,她属于他。

    不过,这可不表示她会任他摆布,她本来就是一个很倔强的人,默默承受不是她的处事态度,即使最终她得得向恶势力低头,可她有得是精力跟他“斗”,说不定有一天她找到一个爬到他头上的法子……嘻!她已经迫不及待的盼著这个日子到来。

    看着她脸上丰富的表情,他唇边扬起淡淡的笑,他很清楚她脑子在转什么,他很高兴她的斗志高昂,不过,她最好一辈子都不要发现他只是嘴巴上吓唬她,否则他的麻烦那肯定比现在还多。

www.lzuowen.comT,Xt,小,说天,",堂”(未完待续。。)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本小说最新章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绽放的玫瑰

叶小宝

“老三,看在你今天被人挠花了脸的份上,我不想和你吵。”姜树美滋滋的把黄符收好,“要是毁容了需要去整容,钱不够可以找我要。”

首席有令,萌妻别跑!

长生剑

他们可是得到消息就赶过来盯梢,双方绝对没有离开的时间!这样一来,他们就肯定还在房间里待着!只要他们坚持盯梢,对方就不可能不露出破绽!

无限主宰

楚凌天

“姜少,你也说了,当时在场的 人很多。也许是有人偷偷拍了,然后被人收买了也说不定。”温惜彤倒是很镇静,一点点的分析道,“我和姜芜是有性书点误会,但是光凭这一点,不足以说明我会因此而拍照片,放到网 上想害她。”

动漫之无限重生路

宫艾玄灵

知道当年和自己女儿谈恋爱的人就是姜叶 ,桑家的人都悔恨不已!也因此,桑家再也没人反对她,甚至还鼓励她要尽快把姜叶拿下 。

回到汉朝做皇帝

唯爱青争

围观的群众纷纷表示,有图也不代表有真相,所谓的委屈,不过是某些人想要装逼却装逼失败,到最后恼羞成怒要工作人员赔礼道歉的闹剧。

猎尸计划

我很生气呢

不然的话,为什么每次她总是要出 一些馊主意呢?肯定就是想取代霓裳姐,坐上姜家二 少奶奶的位置嘛!越想越是觉得有这个可能,韦静拉着姜霓裳,“霓裳姐,你真的要换个经纪大亨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