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南来 》。

    屠魔不成反被屠
    常年在地底猎杀不会反抗的懦弱穴居人,让这些堕落精灵战士们的军事素质和应变能力稍嫌迟钝保守了一点。在血精灵和暗精灵常年爆发战争的岁月里,他们从来就没有遇到过如此凑巧,并且超出想象能力的埋伏。自打地面上的裂变和熔岩喷射一出现,失去了肉盾排头兵护卫的河仙人射手顿时慌张起来。不仅仅是他们,面对着翘起的比自己身体高几倍的巨大版块,整个堕落精灵的大军都陷入了一场难堪的混乱。
    空中骑士的坐骑尤其不安。如果不是训练有素,也许这些巨魔蝙蝠和双头奇美拉在这种天敌逼近的气氛下早已经落荒而逃。
    换了任何训练有素的军队面对这种异变也都会产生混乱,只不过混乱的维持时间上会有细小的区别。是不是百战精兵,在这种危情时刻是最直接也是最简单的考验方式。
    这时候的刘震撼带着一大票的人马早已经溜到了斜坡的背后。他们的动作无声而敏捷。一大帮人有样学样匍匐在地上,三拳两脚,硬是在地上砸出一个个挺规范的单兵掩体。这也是翡冷翠的基础军事考核项目之一。经过真枪实弹的军事演习后证明,躲避魔法攻击,在这种半侧身坑册形掩体匍匐卧倒,至少可以削减百分之五十以上的伤亡可能,如果有魔法师的保护,低于高级魔法以下的魔法攻击和仰射的箭雨,都可以完全忽略。
    堕落精灵的大军可没有这种迅捷的反应能力。绝大部分人出于本能在迅速后退,剩下的不少还愣在原地。
    两座锥形死火山在沼泽边缘形成的峡谷形夹缝将近有一千多码的距离。可是被卓尔大军十五个联队的地面兵力堵塞之后,这里能够提供给迂回和转圈的空间非常有限。这倒不是军事指挥官加林查布置有误。他的构思和想法是绝对正确的,唯一漏算的就是火焰君主的魔冢居然不在沼泽深处而是在第一线战士们的脚板底。
    地道战,地道战,谁碰谁都得绊蒜。卓尔又不是全员空军化,当然不能例外。
    从骷髅山地底土层下面突然钻出的火焰君主带着四句歪诗掀开了地皮,将自己十二米高的巨大身躯被着滚动披露在空气之种后,卓尔军队彻底炸了窝。面对着一个山一样的巨型怪物,不是亲身经历,绝对无法想象河仙人的内心有多惊慌失措。老鼠遇到一只猫为什么会那么害怕,这时候每个卓尔军人都绝对能够理解透彻。
    涌动退后的骚乱人流是兵家大忌。虽然卓尔督战队的祭司们骑着白虎来回驰骋,可是索命蛇鞭也无法阻止这种群发如策地撤退。谁也不愿意在岩浆纷飞中再多待哪怕一秒。后列的河仙射手勉强齐射出的“伽玛射线”根本无法达到预期的火力网效果。就像彗星拖出的绚烂长尾,银线迷离的伽玛光束因为河仙射手被挤得一个踉跄,倒有一小半扫上了天空,一小半割在同僚身上,只有一小半射在了岩浆四甩的火焰君主身上。
    卓尔和摩尔的魔法师知道这种超阶魔兽对于高级以下的魔法根本就是无所谓的,所以都在玩命地召唤高级魔法。事发仓促,一时半会也凑不上用场,等空中的鹰牛掷矛手和巨魔蝙蝠骑士、双头奇美拉骑士勇敢扑过去的时候,幽暗的焦盐沼泽中大步踏出的盐霜巨人们首先掷出了一柄柄粗糙滚烫的砾盐长矛。粗壮的手臂撕裂了空气。被强劲力量支配着的盐矛将乱哄哄挤成疙瘩的堕落精灵大军阵线中斜插出了一片三米高犬牙交错的栅栏林。
    在天空俯瞰着的精灵骑士们,感觉到了地面部队的退却,心里也是一阵发慌。
    火焰君主终于用庞大的身板挤开岩层,撇开两条大腿,完全站立到了地表之上。巴托恶魔们挥舞着火焰四射的巨剑也从沼泽中疯狂跃出,鱼贯从火焰君主的身边擦过,带着翻滚的妖焰和炽灼的高温扑向正在退却的堕落精灵战士们。
    火焰君主的外表酷似一个被剥了皮的癞蛤蟆,明明是个人形,却又偏偏更像一个怪物。他的四肢筋腱是清一色的火红颜色,就像燃烧着的木炭,和块垒状的强健肌肉一起鼓露在体表外。密密麻麻的丑陋水泡在他的浑身上下不停鼓起熄灭,活像是梅毒晚期,任谁看一眼也不会想再看第二眼。再配上十二米的巨大身高和两枝露在唇边的三米长的铡刀獠牙,让这位火焰君主怎么看怎么恐怖。他那硕大变形的脑袋上有一对弯曲的巨角,就像两只巨锚一样高高翘起,挽着诡异的圈。有无数蜡油一样的沸腾岩浆从火焰君主的身体上悄然滑落,砸在地面上变会扑腾起一阵“?昀?昀病钡墓窒臁U??飧龃剩?挥杏迷谒?纳砩希?潘闶蔷∩凭∶馈?br>    而巴托恶魔的样子几乎比起自己的老板也好不到哪儿去。这种拖着尖锐骨刺尾巴,生着数根扭曲羊角和一对残缺肉翼的五米高怪物,满脸写着暴戾残忍,凶恶歹毒;硫磺和黑烟从它们的鼻洞中袅袅飘散;每踏出一步都会在地面烙出一个散发着黑烟的深深脚印。他们手中握着的火浪翻滚蒸腾的巨剑扫过之处,面前就是一片空白,而天上又会多出无数的空骑兵,不过都是没有翅膀的碎肉。
    火焰君主从踏上地面开始,先用巨大的眼球扫视了一番,然后呼喊起了一串串长长的音阶。伴随着他的古怪手势,从地皮上的沟壑之中蹿出了一道上百米高的喷泉般巨大蓬勃的熔岩柱,卷翻了一大团的地皮版块。炽热的喷泉熔岩喷上了天空之后,先是撞开了双头奇美拉骑士和巨魔蝙蝠骑士们,又散落成了漫天火雨铺天盖地砸在鹰牛战士的身上。焦臭味和熟肉味夹杂着“噼哩啪啦”的怪响,惨叫和悲凉绝望的呼喊让这里变成了地狱中焚烧尸体的熔炉。被滴落的火雨沾到的鹰牛战士们就像秋风中的落叶一样凋落。天空下起了一场由尸体组成的雨。无数见势不妙的鹰牛战士立刻拔高了飞行高度,向高空斜插。两座火山之间的夹缝实在是太小了。一位身躯无比庞大的火焰君主站在那里,再勇敢的鹰牛战士也知道要先退避一下。
    猛扑上前的巨魔蝙蝠骑士和双头奇美拉骑士射出的羽箭和花萼长剑也被巴托恶魔的火焰巨剑荡出的火焰圈环悉数荡开。伴随着火焰君主的蹼状巨爪挥过,一道“腐焰彗星雨”带着浓密的硫磺味道扫过了长空。首当其冲的双头奇美拉骑士和巨魔蝙蝠骑士们就像丰收的葡萄架被顽童狠狠地抽了一棍,“淅沥哗啦”落下了一大片。
    稍微离远一点的还能逃得一条小命,靠得近一点的几乎尸骨无存。皮糙肉厚的双头奇美拉多少占点便宜,块头稍微小点的猪脸巨魔蝙蝠可吃不消这种密集的魔法洗礼,稍微一沾这种火雨,都立刻一头栽向地面。巨魔蝙蝠的尸体落地后仿佛还带着腐蚀性,“突突”向外渗化着滚开的体液,浸得地面上腾起一阵又一阵刺鼻的气体。
    能够瞬发一个高级魔法,正是超阶魔兽最主要的特性。
    十来个巴托恶魔没有继续追杀。在它们挥动火焰巨剑的指挥下,起码有两千个巴提兹熔岩怪和火栖鱼人组成的沼泽魔兽大军从幽暗的沼泽中冲出,发出尖锐而邪门的呐喊,冲向了正在仓皇后撤整理队形的堕落精灵们。这其中冲在最前面最少有三百多个手挥黑曜石巨斧,扛着黑曜石盾牌的地底伊米尔牛头人战士。这种伊米尔牛头人也是地底世界的土著,亘古以来就生活在地底,和地表的比蒙布尔族多少有点似是而非的上古血缘关系,就如同海族之中的海牛人一样。生命力无比旺盛的牛头人可以在世界任何角落寻找到适合自己繁衍生长的家园。
    伊米尔牛头人是天生的石匠。和他们钟爱的黑曜石一样,这些地底牛头人也拥有火焰豁免的特殊能力。他们对羚牛部族并没有什么亲近之心,反倒是在杀戮羚牛人时下手最狠。
    伊米尔牛头人战士的块头比羚牛武士逊色一些,只有两米五左右的高度。但是他们的肌肉和羚牛武士一样猖獗健壮,浑身的皮肤是鲜血一般的酒红色,有着粗壮硕大的蹄足。和比蒙布尔族牛头人唯一不一样的就是,伊米尔牛头人的脑袋就是完完全全一个牛头。或者可以这么说,地底伊米尔牛头人就像是一头佝偻着背,可以直立行走的野牛!而比蒙的牛头人战士,虽然体魄一样的雄健,脑袋上也生着一对布尔族特有的牛角,可是他们的脸庞却仍然和人类、和其他比蒙别无二样,绝对不可能长出一张百分之百动物化的脸庞。
    在强悍的伊米尔牛头人带领下,魔兽大军就像是横扫荒原的飓风,瞬间在堕落精灵大军中拉开了一片血雨腥风。堕落精灵战线最前沿的肉盾型兵种被打乱之后,这些强悍的魔兽大军突入内围造成的伤害,就如同一柄狼牙棒捅进了血肉模糊的胸口又狠狠地一阵翻搅。
    卓尔军队的地面主力是河仙人战士。河仙人不是摩尔的灰矮人战士那样的强力近战兵种。一旦被扯开外环的保护,这些戏称自己是蚯蚓比蒙河仙人大限也就到了。虽然他们也恰如蚯蚓一样,被砍成两截暂时也不会死,但是被打成肉饼,被撕成碎片,就算真的是不死生物也扛不住。
    河仙人是没有眼睛的。他们眉心中间的那只眼睛其实是聚光琉璃晶。这种类似于魔晶一样的球晶体可以发射出“伽玛射线波”探询物体,和蝙蝠的超声波探路在原理上极其相似。想将自己探路的射线训练成杀伤型射线,河仙人需要经过长时间的锻炼。
    因为视力有限,河仙人在命中要害的准确度上难比训练有素的弓箭射手。“伽玛射线”的威力同样也不如弓箭。虽然“伽玛射线”能够透过金属盔甲烧灼内脏,可是杀伤力和发射间歇也因各人资质的优劣而有高低之分。不但局限于射程而且还局限于数量。所以河仙人的攻击方式大多是集群式射击为主。他们有两百万人口,足够敷用——据暗精灵统计的有效数字,在一百码的距离,平均需要发射十道“伽玛射线”才能造成一次有效杀伤,这还是在对手魔抗能力不高的情况下得出的结果。
    虽然事实上每一个河仙射手都是天生的魔箭手,但普通的河仙射手每一个小时之内,最多只够发射三十次左右有杀伤力的“伽玛射线”,再多就不在能力范围之内。这个魔箭手实在是颇多水分。能在两百码间距两发射线就可以重创对手的河仙射手相当稀少。在卓尔大军之中,这样的高阶射手又被称作“云顿不莱梅”,意即精灵语中的“伽玛神射手”。和比蒙的“神箭哲琴”、精灵的“御刃箭手”一样,这样的神射手非常罕见,需要先天的才华和后天的培养。每一个合格的“伽玛神射手”,他们的光束射线都可以长时间横扫,而不是像羽箭那样出手便没有转圜余地。
    所以,只要不是被“伽玛神射手”或者多条“伽玛射线”累积烧灼脑部和心脏部位,射线所造成的伤害只能让魔兽们越发的癫狂。这等于是间接地在营造狂化效果,让魔兽所能造成的杀伤波及面更大更广。
    尤其讨厌的是,“伽玛射线”无法穿透石头和木头这两种介质,偏生这些对卓尔大军伤害能力最大的伊米尔牛头人又是使用的石盾作为护具,魔抗能力也是无比杰出。河仙人战士根本无法对伊米尔牛头人战士进行有效的狙击。几乎没有遏制兵力的伊米尔牛头人一个顿蹄就能造成一次“战争践踏”的致晕效果,斧头一抡能击飞一大片断肢残肉,对士气的打击十分严重。
    巴托恶魔不但近战能力夸张,魔法力也颇为了得。他们的火焰巨剑激荡出的火焰圈,仿佛带着种种诅咒功能,在火圈投入精灵大军人群中烧灼的同时,就像一粒投入水池中的石子一般,振荡出一圈圈的火焰涟漪把如潮的不良效应散播开来。浑身批着白霜般龟裂皮肤的盐霜巨人,不停地在手中凝聚出一根根疙里疙瘩的盐矛,远远地投掷向那些被伊米尔牛头人和魔兽大军肆虐的不像样子的卓尔大军。一百五十步左右,这些盐霜巨人投出的盐矛照样可以洞穿战盾,再刺穿两个身头全身重铠的蝎化卓尔。刺入地上之后,偶尔有几根盐矛还能迸裂成碎片,形成溅射效果。这些盐矛显然都带有强横的毒素,哪怕只是被碎盐片蹭破了油皮的卓尔军火人,都连哼也不及哼一声,就满面靛蓝倒地而亡。
    “这他妈真是雪上加霜,加的而且还是盐霜。”刘震撼趴在斜坡上没心没肺地一阵偷笑。
    这些焦盐沼泽的魔兽大军既有远程压制,又有近战猛士,这个火焰君主着实智慧不凡。这位火焰君主指挥着那些耍盐矛的盐霜巨人,将远程火力对准了肉盾兵种,明显就是看穿了对方河仙的孱弱。突然打乱了建制的卓尔大军在仓促间应战,不吃鳖才怪。
    摩尔和卓尔的联合空军在高空徘徊了一圈之后终于醒过了味,如果再得不到空中火力支援,光靠魔法师们的帮助,地面军队就死定了。
    堕落精灵对于畏战者的惩罚非常残酷。这些空军们只得硬着头皮,一边祈祷一边又开始了俯冲作战,掩护同僚的撤退。巨魔蝙蝠骑士当然不会那么卖命,但是卓尔们却是攒足了力气突破着火焰君主和巴托恶魔交织出的火力,拼命地压制着地面正肆虐的焦盐沼泽魔兽。
    非常不幸的是,一批由羽焰火蛇和密密麻麻的盐翼飞蜥组成的飞行魔兽大军,恰好此刻张牙舞爪地从沼泽的黑暗中飞扑出来,正好在空中与堕落精灵的空军展开了一场激烈的缠斗。
    地面上是魔法和兵刃切割**的交响曲,天空是下饺子一样落尸。
    焦盐沼泽由魔兽们组成的业余军队没有任何攻击层次,而卓尔大军也同样被打乱了建制。一边是以凶悍嗜血稳稳占住了上风,另外一边仗着人数的优势玩命地后撤。这时候需要不需要战术已经并不重要了。除了空中部队打得有声有色,地面的卓尔大军已经连裤子都输掉了。
    正当刘震撼准备是不是要拔刀相助的时候,卓尔大军迎来了喘息的时机。
    最后一去卓尔军队终于在这一连串的痛击中还过了神,死火山背上的四台鸟翼弩车和河仙人战士一次集射后,终于制止住了魔兽大军无法阻挡的势头。加林查最聪明的一点就是吸取了比蒙领主的建议,将四台鸟翼弩车和小部分河仙人放置在了战线两侧死火山的脊背上,而不是按照传统做法布置在战线的后列斜坡上。
    这个出奇不意的棋子发挥了扭转战局的至关重要的作用。河仙人的“伽玛射线”对于这些强大的存在威胁力并不大,但是四片高速旋转着的锯齿月刃却着实凶悍。遽然发难的隐蔽性和距离的极度接近,让这四台鸟翼弩车的攻击无一落空,横向杀伤力超卓无伦的锯齿月刃,有两片“嗡嗡”抖动着擦过了三个巴托恶魔的脑袋和背肋。还有一片锯齿月刃刚好钉在了火焰君主比千年古木还要粗壮的右臂上。这种由史前巨虱的腿筋绞弦的强力兵器虽然发射不易,其威力却是非常非常霸道。被射中的巴托恶魔直接铲掉了半个脑袋,血浆和削断的羊角打着滚飞上了天空。面部插着一片月刃的盐霜巨人也捂着脸,踉跄着倒地翻滚,发出了凄厉的痛嚎。他的脑袋也被剖成“丫”形。
    只有火焰君主的臂膀嵌着那彼锯齿月刃被魔法护盾弹开了。虽然火焰君主身体还是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巨大豁口,但是发射这片锯齿月刃的两位密林守护者享受到了更沉重的还击。那片足有笸箩大小的锯齿月刃带着高速的旋转,径直又弹回了原处,将两位密林守护者三米高的身躯连同坚硬的火山岩一起剐出了一版蓬勃灿烂的火花。
    火焰压榨护甲!
    火焰君主的魔抗能力居然是和“神圣荆棘护甲”、“海绵护甲”、密林守护者“充血海绵体”一样带有反弹百分之五十近战伤害的“火焰压榨护甲”!偏巧这个远距离武器今天就摆设在最前沿的阵地上!
    和火焰君主相比,密林守护者“充血海绵体”的皮肤虽然也能反弹伤害,不过显然没有那样强大的动能反弹锯齿月刃,只能被活生生地割成两半。他们死而无憾,谁让他们靠这个火焰君主的距离是那么的接近。除了老刘当天在海族小岛上的十鲸之力放靶,能一家伙干挺这个十二米高巨大怪兽的魔法护甲的物理力量实在不多。
    暴怒的盐霜巨人们很快就清洗掉了这批山背上的小爬虫。老刘没来得及教授这些卓尔军人怎么构筑简单的掩体和防御工事。所以他们像自杀一样地立身战斗,给了盐霜巨人最好的靶子。
    受伤的火焰君主发出了震天的尖啸,就像是用金针刺空耳膜一样。这一迭凄厉的尖啸不但在荒凉的大地上传播出去很远很远,也把战场上的人差点没折磨成聋子。火焰君主扭头凝视着臂膀上流出的熔岩状火红鲜血。血浆很给面子地大团大团喷出,在地面上激起了一大片一大片蒸腾的白气。
    在一帮爬虫般渺小的对手手中受伤,这让高傲的火焰君主实在是难以忍受。小_说Txt天'堂”(未完待续。。)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本小说最新章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乱世紫荆

秦天长歌

话是这么说,他却是放轻了声音,生怕真的吵到姜芜。

我在修真世界有座城

晓血影

回到姜家,姜芜并没有说太多的话,只是在姜家众人那隐忍和不舍的目光下让薛君翊把自己抱回房间。

妖精的尾巴之为你而逆

爱吃香瓜的女孩

沈萧没有想到她会问起这个 ,审视的目光扫了她几下,然后道,“你想做 什么?”

很纯很萌哒

昨夜做噩梦

她跌跌撞撞的站起来 ,捂住脑袋,疯狂的跑开!身形一顿,整个人消失在了黑暗中。

巫术师

木屋兄长

艺人也是人,她也 是凭着自己的努力才有今天的一切!凭什 么这群人轻飘飘的几句话,就可以否定了她的一切,就可以给她打上小三的标签?帝h

屠龙世家

苦牢

“先是明星队和玩家队之间的对决。等到分出胜负后 ,再让明星和玩家混合各自组队,两队PK。”因为事先都已经说过了比赛 规则 ,主持 人也不怕明星和玩家听不懂,“双方选手请做好准备,我们的比赛 马上就开始帝h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