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分库 》。

    黎黎说什么也不愿意让范梓齐回去帮她拿东西。范梓齐没辙,只好找了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超市帮黎黎买拖鞋。穿著刚新买来的拖鞋,身上披著范梓齐借她的外套,黎黎跟在范梓齐的身後走进饭店。在柜台办好checkin的手续後,范梓齐与黎黎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进到饭店套房。

    一见到床,黎黎立刻乏力地仰躺在床上。

    范梓齐爱怜的抚著黎黎的脸颊。「累的话就先睡吧。」

    「你要去哪里?」

    「我去洗澡。」范梓齐向黎黎摇摇他手上的行李袋,可是黎黎却不赞成的猛摇头。

    「我不要你离开我。」

    「可是我也不能不洗澡啊!」范梓齐凑过身要黎黎闻闻他身上的衣服。「刚刚会议里有几个同事抽菸,虽然他们已经很尽量不让烟飘到我这里来了,可是衣服上多少还是会有味道。」

    她知道她应该勇敢一点放手让他去洗澡,可是黎黎的手就是不听使唤,依然僵直地扯著范梓齐的衣袖不肯放。

    范梓齐叹了口气。「不然这样好不好?我进去洗,你坐在外面等我,然後我留一点门缝,看到我人在旁边,你应该就不会害怕了吧!」

    黎黎这才松开手让范梓齐走开。

    范梓齐很守信,答应要留点缝让坐在外头的黎黎安心,他就真的留了「点」缝让她瞧「点」。

    坐在门外面的黎黎探了探头,当看见那个「点」有多大一点後,她忍不住脸红了。

    这根本就叫一丝不挂脱衣秀嘛!那个门只关了不到四分之一,他人站在里面干么,坐外面的黎黎完全一清二楚。

    听到「哗啦哗啦」的水声,黎黎耐不住好奇心,瞅了里头一眼,目光恰巧就正对著范梓齐「男性的那一点」上。黎黎表情呆了一下,一时间没办法接受她眼睛传达到她脑袋的画面。

    骗人!怎么可能会那么——大?!

    突来的惊奇教黎黎一瞬间忘了方才的惊吓,为了求证自己不是眼花,黎黎又探头看了里面一眼。结果,范梓齐竟然已经洗好澡穿好衣服了!

    啊他是没事动作这么快干么啦~~黎黎心里直懊恼。

    范梓齐当然不知道黎黎在想些什么,自在地擦著刚洗好的头发,走了出来。

    一瞧见黎黎,他发现她一张脸红得跟番茄一样。「你没事干么脸红啊?」

    被逮到的黎黎尴尬地摇摇手,然後拎著刚刚搬来的椅子,小碎步地逃离现场。

    怪了!这小妮子怎么一下子又不怕了?

    范梓齐一边吹乾头发,一边藉著镜子打量著正开始在床上东摸西赠的黎黎,一边猜测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让她一下子回复过来。范梓齐回忆著,她什么都没做啊,只不过坐在浴室前面看他洗……

    啊哈!范梓齐恍然大悟,心里暗笑,这小色女!「你给我老实说噢,你刚偷看了我什么?」

    「我——我哪有!」黎黎嘴里说没有,可是烧红的脸颊却透露了她「的确有」。

    「你看你看,脸红得跟只龙虾一样。」范梓齐调侃地刮刮黎黎的脸颊。

    「讨厌啦!」黎黎爱娇地拍掉范梓齐的手指。

    范梓齐伸手一拉,她猝不及防地跌入他结实的怀抱里。

    黎黎睨著他,嘟起小嘴。

    「你嘟著嘴是要我亲你吗?来来来,我多亲两个。」范梓齐边说话边啧啧有声地吻著。

    「唉呦~~你很爱取笑我耶!」

    「谁教我的亲爱的那么爱偷看我,一爱抵一爱,扯平。」

    「乱讲!人家哪有爱偷看你……」黎黎急著要澄清。

    「不然你说你刚在干么,爱偷看我还不承认。」

    「人家只是……好奇嘛!」

    「为什么?」范梓齐挑起眉毛。

    「因为……」黎黎说不出口。

    「快说。」

    「因为你的看起来跟我看过的不一样啊!」

    虾米!「你看过别人的!」范梓齐的声音拉高了八度。

    「有打马赛克的啦!」

    这还差不多。范梓齐很明显地吁了口气。

    「跟马赛克比,当然会不一样啦!」范梓齐用一种很好笑的口气说话。「你刚看的可是无码,真『枪』实『弹』……」

    「讨厌,你好色,还说这种黄色笑话!」

    黎黎一把抓起了枕头朝范梓齐的肩打了下。

    啊勒~~他竟然被嫌色!猛虎不发威,都被看成病猫了。

    范梓齐一把揪住黎黎手上的枕头,随手往旁边一抛,然後一把抱住黎黎的细腰,半开玩笑似的想要掀她的裙子。

    「大色狼、大色狼!」

    「大色狼就专爱吃你这种滑嫩嫩的小美女——别想逃。」

    范梓齐作势吸了一口口水,然後扑到黎黎身上,从胳肢窝到腰腹一路给她搔痒下来。

    「唉呦唉呦——不要了,好痒……」黎黎连连求饶。

    「还不快点诚实招来!」

    「招啥?」黎黎格格笑地闪著范梓齐的双手,根本不知道他要自己招什么。

    「你刚看的心得啊,我刚被白看了那么久,总也要听听看心得吧!」

    范梓齐暂时停下搔痒的动作,将脸贴到黎黎鼻尖上。「说!你、满、意、吗?」

    「这种问题要我怎么回答啊,讨厌鬼!」黎黎羞得脸都红了。

    「就老实回答啊,看尺寸、大小、色泽——你满不满意啊!」

    「才那么一下下哪能看到那么多,我那时候第二次探头想看,你就穿……」发觉露了馅,黎黎连忙捂住嘴。

    「噢~~被逮到了后,这会儿看看谁才是大色魔。」

    黎黎羞窘得想钻进棉被躲起来,但范梓齐哪可能这么轻易放过她,又一把抓起棉被丢到床铺下。

    「说!为什么对我的『弟弟』那么感兴趣?」

    黎黎鼓起红绯绯的脸颊。「我才不说,因为我说了你一定会笑我,而且你还会觉得很骄傲。」

    她这么一说范梓齐更是要听。「不说噢,那……」范梓齐伸出魔爪示意想再来一回「上下其手」,眼见已经无处可躲的黎黎只好举白旗投降。

    「就是,你的……看起来比马赛克还要大。」

    「你是说……」

    「就是马赛克里的那个啦,你看起来比它们还大啦!」

    「谁叫我范某人天生『高人一等』、『出类拔萃』……」范梓齐突然露出「那也是没办法」的得意表情。

    「你看你,尾巴马上翘起来!」黎黎指责。

    「这你就错了。」范梓齐一脸不认同地摇了摇头。

    「为什么?」

    「因为翘起来的不是尾巴,而是其他部……」

    「色狼!」

    最後她以一声娇嗔结束了范梓齐的吹嘘。

    在刚才一阵打打闹闹下,黎黎很快就觉得疲倦了。她困顿地打了几个呵欠,然後突然看见范梓齐拉著一组棉被枕头准备下床。

    「你要去哪里?」

    「睡床下啊!」范梓齐指指大床。「这里只有—张床,难不成要你去睡地板啊?」

    「可是明明床这么大——」

    黎黎话才刚说完,范梓齐马上就将枕头棉被归回原位。「我就等你说这句话。」

    黎黎这才知道她被耍了。「你讨厌啦!」

    「没办法,没经你同意,我总不能厚著脸皮硬说要跟你一起睡吧!」范梓齐头仰躺在床上盯著黎黎看。「虽然我心底是这么期待的。」

    范梓齐的坦白教黎黎突然害羞起来。她将头埋进棉被里只留下一双眼睛,这才小小声的附和:「其实,我也满想跟你一块儿睡的。」

    「因为怕鬼?」

    哪壶不开提哪壶,黎黎瞪他一眼。「因为喜欢在你怀里的感觉。」

    「那还等什么!」范梓齐展开手臂欢迎黎黎加入。

    虽然觉得有点害羞,但黎黎仍然一溜烟地钻进范梓齐的怀抱。

    范梓齐亲亲黎黎的额头,给了她一个「礼貌」的晚安吻,然後就不敢再继续下去。他没忘记刚才黎黎才受过一场惊吓,现正需要好好休息……范梓齐假寐似的闭上眼睛,但心里跟身体却一直强烈的意识著怀里的温暖——

    黎黎突然动了动身体,范梓齐咬紧牙关感觉著正触抵著他右臂的「柔软物」,不用大脑思考,范梓齐也知道那是什么。

    热呼呼、软绵绵的胸部——黎黎没有穿内衣。

    废话!范梓齐在心里暗骂自己,现在女性还有几个人睡觉时会穿内衣的。不过这样的念头并没有让范梓齐觉得好过些,只会让他更加注意正压在他右手臂上的重量——黎黎瘦归瘦,想不到还挺有「分量」的。

    范梓齐念头才刚转过,他右边脸颊就忽然感觉到一股温热的鼻息。黎黎正在干么?范梓齐忍不住睁开眼睛看她,两人四目相对,黎黎又突然间红了脸。

    「在想什么?」范梓齐问。

    黎黎嘟嘟嘴巴不愿开口。

    「十块钱买你脑子里的想法。」

    「那么廉价,花十块就想听人秘密。」黎黎嘟囔了声。

    「不然你说要多少?」

    黎黎想要的才不是钱呢!

    瞅著他的眸黎黎想了一下,然後她突然抬起手臂攀住范梓齐的脖子。那一瞬间,范梓齐的身体硬得跟块石头一样。她想要做什么?范梓齐的心脏「怦、怦、怦」一下下跳得飞快。

    「我想要你吻我。」黎黎在范梓齐的怀里扭了扭身体。

    当她的下腹摩擦到他的身体,范梓齐冷不防地倒抽了口气。神啊~~哈利路亚~~这是神派下来的考验吗?观世音菩萨明监,他范梓齐可没说过他是柳下惠转世啊……

    范梓齐在心里念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话,直到感觉他的「坚硬」稍微没那么紧绷,他才直视著黎黎轻轻地摇头。「我不确定这是不是个好主意……」

    「为什么?」黎黎不解。

    「我也很想吻你,想得身体都痛了。可是你知道,我若真的吻了你,等一下会发生的,可能就不只一个吻而已。」

    黎黎未能完全明白范梓齐话里的意思,不过当他动了一下他的下腹,一个硬物突然拂过她的大腿内侧,黎黎忽然间明白了。

    「懂了吗?」范梓齐说话的声音突然变得好沙哑。「所以我想我们还是乖乖睡觉吧!」

    但这要黎黎怎么睡得著呢?她的手一直不安地挂在范梓齐的肩上,突然她移动位子将手摆到范梓齐的腰际。黎黎听到范梓齐猛吸了一口气,可以感觉他全身肌肉绷得像小提琴弦一样紧。

    他正渴望著她!

    这个念头像箭一样射进黎黎的心里。黎黎的小腹,忽然问涌上一股又甜又紧的感觉——她也渴望他!

    黎黎突然大起了胆子,将她搁在他腰上的手,再更往下滑……

    「黎黎!」

    范梓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住黎黎的手,黎黎仰起头注视著他的眼睛。范梓齐倒抽了口气,突然间意会到黎黎正在跟他要求什么——她也想要他!

    范梓齐从喉咙发出一声模糊的吼声,然後翻身一压,就将他的唇贴上黎黎的,脑子里再也没有其他的顾虑。

    当范梓齐的唇俯下时,黎黎发出一声惊讶的喘息。她从没看过他这么失去控制的反应——这么的迫切、这么的热情,感觉身体会被他散发出来的热气给烧融了一般。黎黎紧闭著眼感觉范梓齐的亲吻,当他的舌探入她嘴里,黎黎不禁发出一声求饶般的呜咽。

    忽然间范梓齐松开她,黎黎几乎叫了出来。他想去哪里?怎么可以把她给丢著?黎黎睁开眼睛想开口问他,不过马上发现他的意图——

    范梓齐正在脱衣,在房里昏黄的灯光下,她清楚地看见他每一个动作、每一寸裸露的肌肤……

    就当黎黎的视线正要往下移,范梓齐突然倾身朝她俯来。浑身赤裸的他伸手拉起黎黎,一把揪住她及踝的睡衣下摆,将衣服整个脱掉。范梓齐眯著一双黑眸注视著几乎全裸的黎黎,她不禁害羞地想遮起她的身体。

    「别遮!你真美……」

    范梓齐伸手拂开黎黎紧张的大腿,将自己的安置在她腿间。两人从胸口到肚脐,全密密合合地交叠著。

    范梓齐亲吻著黎黎,用灵活的舌勾画著她的耳垂,然後倾身打开床边的柜子,拿出一只保险套,火速将薄薄的胶质套在他硬得发痛的男性後,范梓齐俯向前去,细细啄吻著黎黎的唇。

    「可能会有一点痛……」

    黎黎微张开眼睛点了点头,就在这一瞬间,范梓齐进入了。

    「啊!好痛!你不要动!」

    看著黎黎疼痛的表情,范梓齐心一下子揪了起来。他边低喃边不住的吻著黎黎的脸安抚她。

    直到疼痛稍歇,才见黎黎哑著声音埋怨道:「那个——A片都没有跟我说,第一次做爱会这么痛……」

    「已经不痛了吗?」

    黎黎摇了下头。「没那么痛了……」

    这句话听在范梓齐的耳朵里,就仿佛一句解除咒语般,他如释重负地低吼了声,然後便开始轻轻地律动起来。

    她配合著范梓齐,仿佛心里已有预感他会带她到某个神秘的地方去,只要她紧紧抓著他——就在这一瞬间,一阵慑人的高潮突然朝她席卷而来。黎黎发出一声喊叫,她用力揪住了范梓齐的手臂,整个人完全地释放开来。

    「黎黎……」

    范梓齐也同时到达高潮,他低吼一声,然後奋力一顶,再乏力地瘫倒在黎黎身上。头抵著她的肩窝,胸部沈重地起伏不已。

    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直到稍微喘过气来,范梓齐这才支起身体离开黎黎的体内。才一眨眼时间,他就解开保险套丢进垃圾桶,再转身回床上躺在黎黎身边。他转头凝视著仍沈沈喘息的黎黎的脸,心里突然涌起一股温柔。

    他伸出手将黎黎揽进怀中,拨开她因汗湿而贴在额上的发,怜惜地顺著她的背脊轻轻抚摸。

    「我的黎黎宝贝……」他吻吻她的脸。

    黎黎连眼睑都无力张开,就这样进入了沈沈的睡眠。

www.xiaOShuOtxT.NetT(xT小说"//天,堂/”(未完待续。。)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本小说最新章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烟花逝去的冷

一克拉的冰?

那男人还在嘶 喊着让人把医院的院长喊来,说是他贪污受贿,把好的医生和病房都给了有钱人,自己的老婆没轮上,又没钱付清昂贵的医 疗费用之类的。

我的便宜将军老公

我自非凡

“二哥,你先回去吧,我想经过今晚的事情,他们应当不会敢来了。”

重生之我的娇娇大小姐

远月

猪脚大王很显然被刺激了,又是一阵地动山摇的狂吼,然后再度发起的攻击。重炮手一个翻滚躲了过去,易雪还没来得及 指挥,连怀视频灵就已经操纵着自己的魔导甩出了一 个控制。而趁着这个时候,重炮手几个炮弹打过来,炸得 猪精的血量一下子就少了三分之视频一。

末世寄生虫

日月皆空

姜山沉默了,半晌,他闭眼点头,“注意安全。”

医路嚣张

杨小落

除了偶尔出门拍支广 告外,她基本上没什么活动,就在家里陪着姜山说话,或者是趁乔曼得空的时候出去见个面吃个影院饭什么的。每每见到她那轻松自在的样子 ,乔曼就很是羡慕。

一世陪伴

夜凝紫

前段时间姜树和姜霓裳还否认两人的关系,但现在……照片和相关的视频已经爆出来了,他们再不相信也只能选择相影院信 。当然,最激动的人群是姜霓裳的粉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