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第六辑超级神兽第集我的师父是北圣皇 》。

   兄妹之情

  东方无情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心急把苏蕙嫁出去,因为她快二十了?再不嫁就要错过出嫁的最佳年龄了?还是因为他从别人那里一次次地听到抵毁两人关系的话?

  其实第一次听到有人说他跟他的小姨子关系不正常,还是三年前的事,他当时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笑,他跟苏蕙?那个永远眨着一双又黑又圆的大眼睛,像是一只小麻雀的苏蕙?苏蕙像他的女儿还差不多。

  可是就在几个月前,他再次听人这么说的时候,却笑不出来了,他完全知道,苏蕙其实已经不是那只小麻雀了,她变成了美丽的白天鹅,尽管她自己不这么认为。

  而且他越来越感觉到自己的无力,过去他可以为了摘一朵美丽的花攀上最危险的崖壁,现在让他站在危崖之下,他也要多考虑一会儿,然后走开。

  不管镜子里的自己是不是真的像别人说的那样年华停驻,跟二十五岁时没有任何的区别,但他自己知道,自己的心老了。

  人心老了就会想得多了,过去他以为自己能保护照顾苏蕙一生一世,现在却在想,苏蕙要的是他这个姐夫的保护照顾,还是一个真正知冷知热的男人?毕竟有些东西他给不了。

  所以尽管知道世上的男人未必会十全十美,也知道他们全部的劣恨性,甚至做好了把苏蕙嫁出去五年十年后,看到她拖着一个流鼻涕的孩子向自己哭诉自己丈夫的负心薄幸的准备,也要替她找一个如意的郎君。

  反正只要自己在,总归会护着她的,她不会受到欺负,就算自己不在了,他把苏蕙拜托给别人,别人也会护她周全。苏蕙的人生总归会是平安和乐的。

  东方无情闭上眼,想象着年老的苏蕙,笑呵呵地望着子孙绕膝的样子……这样才够完美,他这个姐夫才够称职。

  安乐侯东方无情要替自己的小姨子选婿的消息,悄悄地在京城散布开来,成为街头巷尾议论得最多的话题。

  谁是其中最热门的人选,谁拿到了东方无情的请帖,谁最有希望成为东方无情的连襟,攀上东方家这棵大树……还有东方无情跟苏蕙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都成为街闻巷议的焦点。

  东方无情当然不会介意这些,毕竟在他眼里,会被那些流言困扰的人,根本没资格娶他的苏蕙,苏蕙的美好也不是流言能够毁坏的,那些不畏流言能看到苏蕙真正好的人,会得到世上最好的珍宝。

  他现在正忙着找裁缝为苏蕙缝制新衣,忙着来往于珠宝行,替不爱打扮的苏蕙寻找一件件奇珍异宝。

  在进行了第一次的填充之后,在看过苏蕙的衣箱跟首饰盒后,东方无情挫败地发现,苏蕙这些年攒的衣服还不够他一个季穿的,他替她制的新衣,通通被她锁起来,首饰更是不戴,于是又开始苦口婆心地跟她说一些世上只有懒女人没有丑女人的道理。

  “这世上的女子,除了凤毛麟角的那几个真正天生丽质的,通通都是靠了打扮才成为美女的……你把杨贵妃放到普通农妇家,没两年也成了痴肥妇人。”东方无情对着苏蕙念起女儿经,“你看看你,皮肤这么好……只需要薄薄地上一层粉,眉毛只需要稍微修一修就会很精神,姐夫也不要求你满头珠翠,但是一两件珠宝就能提升整体的气质……”

  苏蕙静静的听着,不住地点着头,但听进去了多少只有她自己知道,最后看东方无情说到口干,赶紧送上一杯茶。

  “乖……总之,你不能这样埋没自己了。”东方无情喝下一口茶后,做出总结陈词,“女为悦己者容,你自己打扮得漂亮,不给别人看,自己照镜子也觉得精神嘛……”

  当一个男人,坐在你面前长篇大论地说着女人该怎么样才是美,并且说得头头是道时,你能说什么?“我听姐夫的。”

  “这就对了……不过你也要培养自己的审美观,女人就是有个性才是美。”

  “那我现在的样子算不算是有个性呢?”苏蕙忍不住想看他气到毛发直立的样子。

  “不算!”东方无情瞪她,这个调皮的丫头。

  “哦……”苏蕙低下头玩着自己的衣角,不再说话。

  “小姐……亲家老爷来了。”荣儿禀报道。

  “是找我的吗?”东方无情很自然地接道。

  “不是,是找小姐的。”

  东方无情跟苏蕙面面相觑,苏蕙的父亲苏老爷,说好听些就是求上进,说难听些就是爱钻营,对于儿女淡得很,苏蕙来侯府这么多年,除了看贵人女婿跟金外孙时顺便看苏蕙几眼,公式化地交代几句,就再没来关心过她,有什么事也是差苏夫人过来,这次亲自上门来找苏蕙,还是第一次。

  “那我避一避。”东方无情站起身来,走到门口又转了回来,趴在苏蕙耳边轻声说,“不管他说什么都不要跟他较真,有问题我来解决。”

  “嗯。”苏蕙点点头。

  苏老爷很生气,也很窝火,当初他初入官场时也是意气风发的年轻小伙子,也想着要干一番事业,可是当他发现官场远不像他想象的那个样子时,他聪明地选择了随波逐流。

  因为没有势力,一切只能靠自己,在官场上打拼时不知道吃了多少暗亏,好不容易人到中年时来运转——太后唯一的侄子,轩辕国除了轩辕家最有势力的家族的唯一继承人东方无情看上了他的女儿,他也一跃成为安乐侯的丈人,从此后朝中人人高看他一眼,每个人都卖他面子。

  谁知道开心的日子没过上一年,他的那个没福气的女儿就早早过世,幸好还算争气地替东方家生下了一个儿子,他知道,自己这个未来安乐侯的外祖父的宝座是保住了,可是还是不安呀……

  所以当年幼的苏蕙说出要留在东方家时,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虽然他不认为长得不怎么样性情也孤僻古怪得紧的这个庶出的女儿,会拴得住东方无情,但是混不上继弦,枕边人总混得上吧?过个几年,苏蕙年龄大了,或者生个一儿半女,自己也可以理直气壮地要东方无情对她负责。

  本来东方无情这次带苏蕙回京,他就打算找机会跟女婿说这件事,谁想到竟听说东方无情要替苏蕙选婿……

  自己几年来的盘算一夕落空,也难怪苏老爷自从进门,茶也不喝话也不说就是看着不争气的女儿吹胡子瞪眼了。

  “你收拾东西,立刻跟我回家。”

  “回家?”苏蕙动也不动,只是静静地替自己正在绣的并蒂莲加一片荷叶,眼皮也不抬地问道。这是要给姐夫的荷包,东方无情为人疏懒豪气,手中的东西最爱乱丢,这些小东西没得最快了。

  “就是回家!你一个未嫁少女,不能总赖在姐夫家里!传出去于礼不合。”

  “我已经赖了六年了……要有什么坏名声早传出去了!”

  “不知廉耻!”

  “哼……我若是知廉耻……恐怕早像婉儿一样了。”婉儿是四娘的女儿,比她小了两个月而已,四娘受宠,婉儿自然也娇些,跟苏蕙的关系说不上好,但也并不亲近,三年前听说是成亲了……可是父亲就是没往这边送信,有天听姐夫回来生气地说,当年跟婉儿定亲的那个人,早在四年前就死了,可是父亲还是坚持把婉儿嫁过去守寡,图的就是一个知理之家的名号,四娘气得一病不起,没一年的工夫就没了。

  “你这个小贱妇!”苏老爷扬手就要打她,苏蕙躲也不躲,扬着下巴看着他。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一身红衣的小娃娃蹦蹦跳跳地跑了进来……一边叫一边扑向苏老爷,“外公!外公!”

  苏老爷见是金外孙来了,扬起的手立刻落了下来,僵了的老脸也立刻笑成一朵花,“是澜儿呀……”

  “不要叫我澜儿,我是大人了,叫澜儿好恶心哦。”澜儿吐吐小舌头,“我的字是墨涵,外公你叫我墨涵好了。”

  “字?”苏蕙偷偷擦掉不知何时流出的眼泪,疑惑地问道。

  “这是今天上学时先生替我取的字。”澜儿摇头晃脑地说道,“有了字就是读书人了,不是小孩了。”澜儿说着蹦蹦跳跳地走到苏蕙跟前,很熟练地坐到苏蕙的膝上搂住她的脖子,贴在她的耳边说:“小姨不怕,爹让我过来保护小姨!”

  “是吗?”苏蕙也贴着他的耳边小声问。

  “我是男人了,男人要保护女人。”澜儿神秘地回答道。小眉毛还一动一动的,说不出的可爱。

  “知道了,澜儿不是小孩了。”被他说得眼圈红了红,苏蕙捏捏他的小鼻子。

  “外公你不许带小姨走,小姨走了我怎么办……”

  “这……”苏老爷捏着胡子半天说不出话来。

  “外公、外公,我要小姨留下……”

  “好吧,就再让你住几天……”苏老爷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但苏蕙没有接下来的意思,只逗着澜儿玩,“你跟你姐夫说,婚姻之事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的婚事自有我跟你娘操心……”

  娘?苏夫人吧?即便是苏夫人也不过是他的傀儡而已,眼前这位苏大老爷她是最了解不过了,若是由他来张罗自己的婚事,自己的下场不是像大姐醒兰,就是像三妹婉儿。

  “姐夫说这事由他做主,你找他商量去吧。”

  “哼,你别总拿他压我,我总归是他岳父!”不听话,这个女儿从小就反骨!如今仗着东方无情宠她,越发的嚣张了!

  “你去跟他说去……你们的事我不管。”

  “哼……”惹了一肚子火之后,苏老爷拂袖而去。

  “小姨别哭……”东方澜用嫩嫩的小手擦擦苏蕙脸上不知何时滚落下来的泪。

  “小姨没哭……”苏蕙用力眨掉眼里最后的泪水,人是不是没有选择父母的权利?为什么她会有这样的父亲?

  “小姨……我给你唱歌谣好了……”

  “歌谣?”

  “嗯……人之初性本善……”东方澜拍着小手,像是唱歌谣一样地唱三字经。

  苏蕙笑了,“谁教你这么念三字经的?”若是被老学究们听见了,还不被气死。

  “先生呀……教我的先生,先生长得可好看呢……比爹还好看。”

  “哦?这件事你可别跟你爹说,他知道了要伤心的。”比东方无情还好看?以东方澜能把自己这个小姨看成是绝世美女的奇特眼光,那位先生想来未必有多好看。小孩子的审美观,其实是最主观不过的,谁合了他的眼缘,谁就是最好看的。

  东方无情本来还想着等苏老爷走了就立刻到苏蕙那里去看看她,苏蕙的心事他比谁都清楚,苏老爷这个昏庸的老头,其实是苏蕙最不愿碰的一道伤疤。谁知道他刚刚回到自己的房间,一口茶还没喝到,就来了客人。

  “你真的要替你的小姨子找未来夫婿?”来客很熟练地伸手去拿茶壶,被东方无情拦下了,亲自替他倒了一杯茶,递到他手上。

  “当然。”

  “不会舍不得?”

  “我跟她不是外人说的那种关系。”

  “哪种关系?”

  “总之我拿她当妹妹……”

  “真的当妹妹?”

  “比亲骨肉还亲的妹妹。”

  “那你打算把她嫁给什么人?别告诉我你不知道现在城里的流言,现在的最新版本是你搞大了人家的肚子又不想负责,所以想赶快找个冤大头把她嫁出去。现在好人家的男子,谁还敢上门?”

  “这世上自有不畏流言能看出她好的人。”

  “呵……没想到你这么天真……”

  “不,我是把流言当成是考验……”

  “对她未来夫婿的考验?”

  “当然。”

  “你能百分之百保证那些想娶她的也通过考验的人是因为喜欢她欣赏她,而不是为了别的原因?就算是喜欢欣赏,这世上的男子有几个不花心的?”

  “只要有我在一天,苏蕙就不会受到欺负。”

  “人家夫妻关起门来,苏蕙受不受欺负你怎么知道?再说你能照顾她一辈子吗?”

  “能照顾一天是一天。”东方无情觉得这个人越来越讨厌了。

  “你有没有想过……你娶苏蕙?”

  “我?”东方无情差点儿把一口茶喷出来。

  “就是你,你我都知道人心难测,这个世上唯一能把握的大约也就只有自己的想法了,你娶了苏蕙,不是比任何人娶她都可靠吗?别告诉我你跟苏蕙没感情……”

  “我跟她的感情只是兄妹之情……”

  “不管是不是兄妹之情……你还打算再爱别人吗?”

  “我?我早没那根筋了。”

  “既然如此,娶谁还不是都一样?苏蕙对澜儿好,对你也好,整个侯府也没有人不喜欢她的,娶她不比娶外面的女人强得多?”

  “我娶谁也不会娶苏蕙。”

  “为什么?难道你觉得她配不上你?”

  “是我配不上她,我没有给任何人幸福的能力。”

  “原来苏醒兰带走的不是你爱人的能力……是自信……”那个人叹道。

  也许是这样吧……苏醒兰去世之后,他一直在问自己,自己是不是真的那么讨厌,那么没有魅力,之前的那些所谓被自己征服的女子不是爱自己的皮相就是爱自己的钱,根本不是爱自己这个人……

  去掉皮相跟钱,东方无情有什么可爱的呢?他花心滥情整天没有一句真话,苏醒兰不要他,连他的亲生母亲也都……不要他……

  三天后,苏醒兰终于看到了东方澜口中的那位比他爹还要漂亮的师父……

  那天天下着小雨,初夏刚刚酝酿出的热意被浇灭了许多,苏蕙觉得在房中待得实在烦闷,就撑了把伞在雨中闲逛……

  逛到花园的一角时,忽然看见了一个坐在一张奇形怪状的椅子上的白衣男子,男子弯着腰,努力想捡起地上的伞……

  发现这是个不良于行的人之后,苏蕙赶紧走过去,替他把伞捡起来……

  “谢谢。”

  这个人的声音有些沙哑,但是出奇的好听,当苏蕙看见他的脸时,却不由自主地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一张什么样的脸呀,左半边脸眉目如画到不似凡间之人,右半边脸却狰狞无比,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

  “吓到你了?”那个人笑道,他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自卑的成分,只是一边说一边从那椅子的一角捡起一个乌黑的金属面具戴上,盖住狰狞的那半边脸,“对不起,我以为这里没人,想让另一边脸感受一下阳光。”

  “是我对不起,我太唐突了。”这样的一个人,竟有这样开朗的笑容,苏蕙在觉得震撼之余,也感到自己刚才的无知跟冒失。

  “没什么,我习惯了,你是苏蕙吧?我是澜儿的老师,我姓柳。”

  “原来是柳夫子。”他就是澜儿说过的比他爹还要漂亮的美男子吗?这个人周身似有一股温和安定的力量,笑容中带着对世人的谅解与宽容,眼中满是悲悯,如果没有那半边脸的瑕疵,这该是多美的一个男子呀……就算是有……任何人只要跟他相处超过一刻钟,也会忘掉他脸上的遗憾。澜儿这次没有看错,他的的确确是位美男子。

  “你能推我到那边的亭子吗?我这里有些不方便。”柳夫子提起自己的裤腿,露出有些萎缩变形,比常人的腿细了两倍有余的腿。

  苏蕙的心又是一颤……他到底经历过怎样的事呀,最要紧的是,经历过那样的事的人,怎么会有这样的气度……

  “好。”

  苏蕙推着柳夫子到了亭中,这才发现这里已经摆了水果跟糕点,安乐侯府虽奢侈,但各处乱摆糕点的习惯已经被她几年前就给绝了呀。

  “这里是我让下人们摆的,本来以为我一个人能到这里。”

  “你真该让一个人推你过来。”苏蕙笑道。

  “我想也是,你愿意陪我坐一会儿吗?”

  “好的。”

  “你一定很好奇,东方无情为什么请我当澜儿的师父……我是他的大师兄。”

  姐夫的大师兄……姓柳……“你是柳无瑕?”他竟是失踪多年的江湖第一美男子无瑕公子柳无瑕?

  “是。”

  苏蕙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一个传说中的美男子,变成现在的模样,换谁都会无言以对吧……

  “其实我是在等你。”柳无瑕看出她的为难,也习惯了旁人在知道自己身份后的无措,体贴地转移了话题。

  “等我?”

  “我想问问你……对无情替你选婿的想法。”

  “我没什么想法。”姐夫叫她嫁人她就嫁,就算是心痛也要嫁。这是姐夫的心愿,就这么简单。

  “你喜欢无情的是吧?为什么在心里喜欢一个人的时候,还要去嫁另一个人呢?”

  “可是姐夫不喜欢我,不是吗?”喜欢不是求能求来的,从小她就知道这个道理。

  “你不争取,怎么会知道他不喜欢你呢?你有没有说过你喜欢他想要嫁给他?”

  “嫁给他?”苏蕙吓了一跳,“我从没有想过要嫁给姐夫。”

  “没想过?”

  “从没。柳先生,喜欢并不代表一定要占有不是吗?”

  “也许吧。”柳无瑕忽然明白了这两个人为什么在一起这么久,却没有一点火花擦出来的原因,东方无情沉浸于上一次的感情失败失去了追求感情的自信,并且固执地认为自己对苏蕙的感情只是亲情,苏蕙的幸福也不在自己这里;而苏蕙呢?则是完全的无欲无求,无欲无求的背后,骨子里又何尝不是自卑?

  这样的两个人……隔着一条看似很近的距离,却都不肯迈过雷池一步,除非奇迹出现……否则……真的要错过。

  “柳先生,这个荷包还好用吧?”苏蕙忽然注意到柳无瑕腰间的荷包。

  “这荷包是无情给我的……难道……是你绣的?”

  “是,现在柳先生明白我为什么不肯说我喜欢他了吧?”

  “下次再送他荷包的时候,你告诉他,以后嫁人了,就不能再绣荷包给男人了,这是送他的最后一个荷包,让他好好收着,他肯定不会送人。”

  “也许吧……”

  “原来是你们在这里……”东方无情爽朗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两个人不约而同地转头看向发声处。

  今天东方无情穿了件浅金色的外袍,内衬白色镶同色系的浅金色绣万字不到头图案的内袍,腰里扎了根金腰带,头戴金冠,在雨中颇有金碧辉煌的感觉……

  “你们在聊什么?”东方无情走到亭中,笑问。

  “你是谁?”苏蕙敛去笑容冷冷地问道。

  “啊?蕙儿,你竟连姐夫都不认得了吗?”东方无情讶然道。

  “你是谁?”苏蕙皱了皱眉头。

  柳无瑕也被苏蕙搞糊涂了,仔仔细细上上下下打量了东方无情半天,“苏姑娘……”

  “姐夫连他的新衣服都给你穿了,你定是他的好朋友,是哪一位?”

  “蕙儿,你生病了吗?竟胡言乱语起来?”东方无情伸头去摸苏蕙的额头,但被她躲了过去。

  “我看得出你极力在模仿姐夫走路的姿势,但终归太死板;姐夫穿金色衣服的时候,绝不会穿藏青色的靴子;姐夫的表情你模仿到了七分,但还有三分没模仿成功。”

  “东方无情”愣了半天,不知所措地向亭子外面的假山处望去。

  “笨!你这样的话傻子也能看出你真的是假的!你难道不曾怀疑她是在诈你吗?”假山后传来一个懊恼的声音。

  苏蕙紧皱的眉头终于松开了,“姐夫,你又在玩什么把戏?”

  “小把戏。”跟那个“东方无情”穿着几乎一模一样的衣服,只是穿了双镶了浅金色花边的白色靴子的东方无情从假山后走了出来,“嘻嘻……小把戏。”

  两个“东方无情”站在一起,柳无瑕看了半天,“左边的是真的,右边的眼神不够轻活,唉……要站在一起对比才能看出真假……我还是不如苏蕙了解你。”

  “那是当然的,我之前就说过,瞒得过别人,瞒不过苏蕙。”

  “姐夫,你们有什么计划吗?”

  “蕙儿,你能不能别这么了解我?没有秘密的感觉很可怕的。”东方无情姿态难看地趴在桌上哀号。

  东方无情的计划从忽然带苏蕙回京城就开始了,就像是之前他说的,拜火教对他发出死亡威胁是因为他的到来触及了某些人的敏感神经。事实也证明,他在扬州的时候,拜火教的行动几乎完全停止了,他费尽心机也没查出什么有用的东西。

  于是他决定——声东击西暗度陈仓!

  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闪电撤出扬州,然后在高调地出现在京城,并且做出要在京城替苏蕙选婿的表态,让所有的人都以为他这次回京城会待一阵子。

  然后——找人易容成自己的样子,待在侯府中选婿,而真正的东方无情,则会悄悄潜回扬州继续查探拜火教的事。

  他在这个时候请柳无瑕以西席的身份进入侯府,也是拜托他在他不在的时候照顾苏蕙跟东方澜。

  在交代过这些事情之后,当天夜里东方无情离开了侯府,走前苏蕙拿出了新做成的并蒂莲图案的荷包。

  “姐夫……这个荷包大约是我送你的最后一个荷包了。”苏蕙说道,东方无情接过荷包的手一下子僵住了,“你不是说要替我选婿吗?以后我是有夫婿的人了,怎么能随便送别人荷包呢?”

  “是啊,怎么能随便送别人荷包呢?”东方无情将荷包系在腰间,揉了揉苏蕙的头发,“好好照顾家里,若是有什么事就去找我师兄。等我回来。”

  “姐夫保重。”

  东方无情跨上马背,对站在门口的苏蕙笑了笑,挥了挥手,哒哒哒……马蹄声声带走了东方无情,也带走了苏蕙的牵念。

  天亮时,东方无情找到了一间客栈,要了间干净的上房,这次是秘密潜回扬州,他没打算走陆路,而是选择了走拜火教势力较小的水路,船今天晚上开,为不引人注目,他找的是渔船,大约是他在上船前,最后一个睡在床上的机会了。

  然而他却怎么也睡不着,他拿起腰间的荷包翻看着……他没想到自己听见苏蕙说这大约是送给他的最后一个荷包时,会那么的失落……之前说着选婿选婿,还像模像样地找到了几个候选人,但毕竟没有到实质的进程,他感觉不到什么。

  这大约是他第一次清醒地认识到,苏蕙可能要嫁人了,要是别人的人了。

  这个念头,也是第一次如此真实地刺痛了他……

wwW、xiaoshuotxt.netT,xt,小;说,天'堂”(未完待续。。)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本小说最新章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召唤的玩家是炮灰

笔下空间

桑静冷笑着从自己的外套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锋利的手术刀放到了桌子上,刀身反射着冷光。 白晴双腿一软,差点直接跪倒在地。

三千位面世界穿越系统

水幂淘

“不要说那么不吉利的话啊!”姜芜坐直了身子,纠正道,“你一定会长命百岁的,真的 ,相信我!”

全是高能

一号镖师

再者,现在在粉丝心中,她是个受害者,而大家都讨厌小三 ,就算 是路人,被同情的那方也该是她们。现在正是积累躁人气的好时机,此刻冲上去解释,那是傻子才能干出来的事情。

最强修仙老师

钱小罐

姜芜没有时间去解释,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解释,因此只能尽量用着如平常那样的语气道,“真的没事,你不要多想 。我这躁不是担心你也会有危险,帮你请个护花使者吗?”

夫贵荣妻

本喵大人。程

几人都有点不放心,毕竟他一个人真的太危险了。可是他们还没来得及说更多的话,邱英毅就开着车子追了上去 。

风花悄落

水红

“你们两人还杵在这里做什么?嘉华艺人众多,别以为自己有点姿色就了不起了。看你们俩年纪轻轻 的,怎么一点规矩都不懂!真是的,是该好好的学学,不然出去都丢我们嘉华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