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在这个世界的痕迹 》。

    “被摸一下会死吗?还要座舱长替她道歉,好大的架子啊。”

    “就是嘛!一副自命清高的样子,成天只会装可怜,看了就讨厌。”

    “那个人可是欧盟某集团的高层呢!说不定她是故意惹他注意的。”

    泛欧航空的空服员休息室里,一群刚下机的空姐在里头补妆吃下午茶,嘴里尖酸刻薄地批评起一位前不久才招聘进来的新空服员。

    掌握了大部份台欧航线及欧陆航线的泛欧航空,采取的是学姊妹制,由资深的学姊带领新一批进门的学妹,熟悉各项业务。运气好一点的遇到好学姊,可以很快地进入状况,运气不好的——如这位被学姊们批评的新学妹——就只能像媳妇遇到恶婆婆,苦往肚里吞了。

    刚由办公室回到休息室的沈语茗,听到里头一阵阵的批评,窄裙下一双修长纤细的美腿便定在门口,怎么也进不去。

    学姊们说的……是她吧?她在座舱里被摸了一把屁股,就义正辞严地纠正了乘客,并在对方口出恶言时,警告对方要告知机长请警方解决。

    她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至少在上机前所上的课程中,讲师们讲解遇到性骚扰时,机上有一套制式的处理方式。然而,当她真的遇到了,却发现实际操作起来,又是另一回事。

    尤其当性骚扰的乘客又是欧盟大企业的高层,而该企业又跟泛欧航空有合作关系时,对的也变成错的了。最后,还要劳动座舱长出来替她摆平,那群平时就喜欢欺负学妹的学姊,自然对她更不爽了。

    在这种情形下,她还是不要进去比较好吧……

    “??站在这里干什么?”一道低沉的声音不太客气地在她脑后响起。“鬼鬼祟祟的,很挡路??知道吗?”

    “对、对不起。”被吓了一跳的沈语茗连忙退一步,螓首仍是低垂。

    想不到来人并没有直接进去,反而粗鲁地问:“刚才她们说的人,是??吗?”

    心狠狠一动。难道刚才不只她在这里听,跟前这个男人也听了很久?

    沈语茗猛地抬头,便被落入眼帘的一张极富男子气概的面孔震慑住了。他身着泛欧航空的机师制服,头发是短短的五分头,鼻梁高挺,目中闪着熠熠精光,眉毛很浓很具威胁性,略厚的唇抿着,似是有些不耐烦。

    “看够了吗?”他皱起眉,面对这个面容清秀的小女人,本能地略微收敛了凶恶的语气。“??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对、对不起。”她也不晓得自己干么道歉,只是他像头凶光内敛的猛狮,随时会扑过来的感觉,教人忍不住示弱。“是,她们说的是我。”

    “所以??刚才在机上被性骚扰了?”仔细打量她,纤细苗条的身材,但曲线却十分美好。清秀白净的脸庞,水汪汪的杏眼,看起来楚楚可怜,难怪从乘客到空服员都很想欺负她。

    因为连他,都很有这种冲动,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一和她那两泓清水似的眼眸对上,他就发不出脾气,否则这么缩头缩尾没个性的人,是他最瞧不起的类型。

    “对……有一位外国乘客摸了我臀部一把……”她不好意思地嗫嚅说出。

    “??没有给那色鬼一拳吗?”若有人敢摸他,先揍一顿再说,只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这个机会。

    “我按照先前上课教的标准流程处理了,但是那个人是我们航空公司合作集团的高层干部。”

    “那套早该埋进坟墓的标准流程能相信,乌龟都会飞上天了。那个什么高层更是该死,当我们航空公司是酒家?”就是这种败类打坏了男人的形象,要不是他忙着开飞机,肯定先飙个两拳再说。“里面那群人呢?她们没有帮??吗?”

    “座舱长后来有出来处理了。”沈语茗避重就轻地回答,当时其它空姐都冷眼旁观看她的好戏,直到那外国人咆哮出自己的头衔,才惊动了座舱长。

    “她怎么处理?叫??翘起屁股给他摸个够本?”

    “怎么可能?”她倒抽口气。这个男人说话真粗鲁,亏他还是机师呢。“丽芬姊很照顾我,才不会这样。”不过对方无理还不饶人,所以才会搞到下飞机后还要被叫到办公室“特别关照”。

    “废话,瞧??这样子,分明就是等人家来欺负,她不照顾??行吗?”他不悦地举手轻敲了下她洁白的额头,果然她吃痛也不吭声,只是委屈地揉着头。

    “里头那群女人嚣张习惯了,连??被性骚扰也冷嘲热讽,想也知道平时是怎么对??的,??都不会反击一下?”他忍不住咆哮。

    “你好大声。”她委屈地捂起耳朵。被性骚扰又被学姊欺负已经够惨了,他还掺上一脚,是要把她吼聋吗?

    习惯大声的男人见她肩膀一缩,什么骂人的话全吞回肚子里,他低声咒骂着自己莫名其妙的反应,没好气地瞪着她。“??是不久前进来的那批新人之一?”

    “是啊。”瞧他稍微没那么凶了,还问起她的事,受过训练的空姐反应令她礼貌性地微笑点头,伸出一只手。“你好,我叫沈语茗。”

    谁知道他并未礼貌性地握回去,反而一把抓住她的柔荑,将她身子转个方向,往休息室内一推。

    “小菜鸟,”他冷冷的讥讽从身后传来,“勇敢的面对现实吧,被欺负就要反击回去!”

    沈语茗猝不及防地被推进休息室内,一群闲聊中的空姐被吓了一跳,众人面面相觑了几秒,皆哑然无语。

    须臾,那群平时就作威作福的空姐,其中一位叫亚贞的先开了口。

    “哟!伟大的空服员小姐回来了。”她讽刺地一笑,“连合作厂商的高层都敢得罪,我们几个学姊皮要绷紧一点,免得被她告状了。”

    “怎么样?公司有没有请那位高层向??鞠躬道歉啊?”

    此话引来一阵讪笑,总之看着这位小学妹眼角含泪,可怜兮兮地站在一旁,她们就很有快感,彷佛可以借着羞辱她而减轻工作压力似的。

    沈语茗不安地站在原地,眼尾不停偷瞟向身后她被推进来的那扇门,心里小小声地埋怨着。她原本个性就温和,也不懂与人争,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喜欢来招惹她。

    “丽芬姊很挺我,她有帮我向公司解释。”后头那一双犀利的眼好像还直直盯着,她不得不硬着头皮替自己说些话。

    “连座舱长都巴结上了,很不简单嘛!”亚贞又尖锐地刺了她一下。这学妹不仅温温吞吞的样子令她很不爽,更不用说才刚上机服务没多久,竟然就当选本月最佳服务员,害一票学姊面子全扫光。

    “我没有……”众学姊恐怖的态度,令她退了一大步,决定还是落跑为上。

    “给我站住!”虚伪的笑脸卸下,晚娘面孔端上,学姊们也不跟她客气了。“沈语茗,今天的事如果上面怪罪下来,??自己要懂得承担,可别连累到我们!不过是被摸了一下,?什么?……”

    “??们这群婆娘说够了没?”

    男人的怒吼声由门口传来,一双大手恰好抓住沈语茗向后退的肩头,将她再次往内一送。

    “裴机师!”众空姐们看到门外进来的男人,一脸的尖酸刻薄全变成了温柔妩媚,笑得比谁都要假。“你来找谁啊?”

    “总之不是找??们这群八婆。”也不怕得罪人,反正他有话直说的形象已根深蒂固,反而有更多空姐们欣赏他的这股酷劲呢!“??们联合起来欺负新人,很好玩吗?”他指了指沈语茗。

    “我们没有欺负她呀!”亚贞的笑容僵了一下,“我们只是教导她做人处事的道理。”

    “她在机上被性骚扰,对吧?”裴聿海冷笑,“当时??们有谁上前帮她说一句话?”

    众空姐们??瞧我、我瞧??,全噤声不语。

    “同样身为空服员,同事有难不帮忙,甚至还落井下石,这就是??们『做人处事的道理』?”他随便一个质问就极有气势,每个人都被吓得不敢说话。

    在他身旁的沈语茗,仰头看着他坚毅的侧脸及宽厚的胸膛,突然觉得好有安全感。

    “可是她得罪的人可不同一般……”欺负学妹被抓包已经很糗了,亚贞还想辩解。

    “是合作公司的高层对吧?那又怎么样?高层就可以随便乱来?”冷冷的目光扫过一群坐立难安的空服员身上。“要不??们排成一整排,让那个高层按顺序摸一轮,个个都有份如何?这样??们就不会这么不平衡了吧?”

    瞧那群学姊吃瘪,沈语茗差点笑出来,却只能低垂着头,不发一语。

    “告诉??们,就算那家伙是总裁,只要??们同声一气,遇到这种事他也不敢说什么!”他凶巴巴地警告众人,“错不在我们,公司绝对会站在员工这边,??们几个完全搞不清楚状况。我会跟丽芬好好谈谈,看来??们这群女人所受的教育仍然不够。”

    平时这种鸟事他根本懒得管,但这次发生在这个小菜鸟身上,就是令他打从心底不爽起来。

    “小菜鸟!”裴聿海突然低唤一声,久久得不到响应,又重重地喝道:“小菜鸟!”

    “什么?”沈语茗这才反应过来,不禁委屈地呢喃,“我不叫小菜鸟,我叫沈语茗……”

    “以后有同样的事发生,??就来找我,知不知道?”这句话的言下之意就是,从今以后他要罩着这只搞不清楚情况的小菜鸟,其它恶灵退散。

    学姊们皆又嫉又恨地瞪着沈语茗,后者听到他的宣告,只能在心里叹一口气。看来她又再一次得罪学姊了!

    但情势所逼,她也只能愣愣地点头。

    “很好,以后别再让我看到??可怜兮兮的样子!”他帅气地撂下最后一句话,转头就走。

    “等……等一下!”他都走了,她哪敢继续留着啊?不过跟上他脚步的同时,有一件事她必须先搞清楚——

    “那个……那个机师先生,请问……你是谁呀?”

    原本得到一张免死金牌的沈语茗,在问了一个离谱问题后,金牌即刻被男人的怒火烧毁,她知道从今以后,她脸上已被那男人刻了一个蠢字。

    裴聿海,泛欧航空最有价值的机师,不仅驾驶技术好,且常被指定为各专机的超级贵宾服务,其中更包含了总统专机,此外,许多欧美国家的航空公司也拚了命挖角,由此可见他不凡的身价。

    难怪他才吼几声,那群学姊便气也不敢喘一下,只有她还呆呆地问他的名字。

    她还真是只彻头彻尾的小菜鸟啊,唉!

    从公司内部刊物的报导,她终于对今天救美的英雄有了初步的了解。虽然他脾气坏了点,口气差了点,但她仍是十分感谢他的帮忙。

    坐在日本料理餐厅里,她边回忆着那个强悍到令人难忘的男人,边等待着相约一起晚餐的座舱长董丽芬,因为后者还需要将此次的事件做成报告,因此迟了些,沈语茗决定要请她吃一顿。

    纵使爱整学妹的学姊不少,但爱护学妹的也不是没有,董丽芬就是一例。幸好在她实习期间有丽芬姊的照顾,她才能侥幸地不在学姊的恶整中阵亡。

    五分钟后,董丽芬来了。外表美艳的她一进门就引起众人注意,跟沈语茗小家碧玉的清纯娇憨是截然不同的气质。

    “学姊!”她招招手,董丽芬优雅地入座。

    待两人点好食物,沈语茗道出她的感谢之意。

    “学姊,今天谢谢??帮我说话,不知道后来公司有没有为难???”

    “他们敢为难我?没有请机长通知警察已经够礼遇那家伙了,何况他是惯犯,料他也不敢闹大。”董丽芬不知道处理过多少这种事了,经验十足,根本不认为所谓“高层”能威胁到什么。

    幸好没有连累到学姊,她松了口气。“原来那个人说的都是真的,果然有魄力的人处理起事情来就是不一样。”

    “那个人?”董丽芬一脸兴味,“该不会是今天英雄救美放话要罩??的裴机师吧?”

    “啊?”沈语茗俏脸一热,莫名害羞起来。“是啊,因为我太没用了,他才会帮我,不是什么英雄救美啦。”

    “我告诉??,裴聿海这个人是出了名的酷,看不爽的事就批评,连我们董事长都不鸟的,??不觉得他看起来很凶,难道??不怕他吗?”

    “是有点怕啦,但我知道他是为我好。”不过她感觉得到裴聿海在她面前有极力收敛脾气,这令她心头一暖。“其实我觉得他满帅、满有型的……”

    后头这句话小到蚊子都听不见,却让董丽芬逮个正着。

    “??觉得他帅?”她揪着她的话。

    “嗯。”沈语茗不好意思地点头。

    “哈!??还算有眼光。”她话中有话,“他越酷、越火爆,就越多人喜欢。??知不知道公司里有多少女职员和空服员迷恋他啊?但他一个都不理,这次主动管??的事,可是相当稀奇。”

    火爆的裴聿海和温顺的沈语茗,倒是个有趣的组合……

    董丽芬笑得越来越灿烂了。“他是主动帮??的吗?”

    “是啊,”沈语茗叙述了一下当时情况,“结果我还问他是谁,真的好糗。”

    她能想象裴聿海当时错愕的表情。董丽芬笑不可抑,“所以他对??也是大吼大叫的?”

    “他是看不下去我这么怯懦,其实他人很不错,我跟他抱怨了一下他的音量,他就没再吼了。”

    “哦?”一向我行我素的裴聿海会这么听话?看来这一对很有谱啊!“语茗,看来??很欣赏他嘛!”

    “我、我只是觉得他是个好人,没有……没有多想什么。”被一语说中心事,她支支吾吾起来,小脸控制不住地染上晕红。

    没什么还害羞成这样,这岂非不打自招?“说不定??没有多想什么,人家可是想很多呢!我就没看过裴聿海对谁这么殷勤的。”

    “他他他……怎么可能?学姊不要乱说啦!”说得她芳心一阵悸动,真害羞。

    “裴聿海刚才特地来找我,叫我管好亚贞她们,不要再欺负新人。”董丽芬越想越觉得裴聿海被她家小可怜迷上了。“我想这都是为了??吧。”

    “是吗?”沈语茗傻住。她以为他发过飙就会忘了她呢,害她有些失落,想不到他做事这么周到,连后路都铺好了。

    “所以,今天不过是一点小事,??就请我吃这一顿……”指着眼前的松定食,她可是毫不客气点了最贵的套餐。“裴聿海帮??出了这么大的气,??是不是也该有所回馈?”

    为了明天飞英国的航班,裴聿海来到自己专属的办公室。

    平时他的办公室就是窗明几净,因为与其说这是他工作的地方,不如说是他放松的空间,因此东西不多,清洁人员很轻易地便可保持里面的整洁。

    正当他要踏进门,打扫的清洁阿姨突然出现在他后头,叫住了他暧昧地笑道:“裴机师啊,这个袋子,”她拿出一个纸袋,递给他,“是我们公司一个空中小姐请我交给你的啦,生得很水呢,在你办公室外面等很久喔,是女朋友?椋俊?br>
    难道又有人藉此向他示爱?由于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价和魅力,以往也不是没有人透过各种管道送礼给他,所以他有这个疑惑并不奇怪。

    由于清洁阿姨只是帮忙代送,他也不会无理到要她去找人退回,反正这种黑脸他扮惯了,不怕得罪人,于是拎着纸袋进到室内,想打开看看谁是下一枚炮灰。

    一打开纸袋,裴聿海有些纳闷。里面是两块蛋糕和一杯咖啡,咖啡甚至还热腾腾的,看来对方时间掐得很精准。

    这种东西他还是第一次收,不晓得是哪个天兵送的。

    眼尖地由袋中一角拿出一张纸条,他凝神看了会儿,脸上紧绷的线条突然舒缓开来。

    “小菜鸟?她以为亲手做几个蛋糕就可以报答我?未免太便宜了。”

    连他都没发现自己是微扬着嘴角,由袋中把其中一块蓝莓吉士蛋糕先取出,没有用到袋中所附的叉子,率性地拉开胶膜,大嘴一张,整块蛋糕就去了一半。

    “酸酸甜甜的还不错,味道很足,想不到小菜鸟也有精通的事?”蛋糕相当合胃口,他不知道原来自己是喜欢吃甜食的,几乎欲罢不能。若沈语茗站在他面前,他肯定叫她去多准备一些,这两小块蛋糕哪够塞他的肚子?

    又尝了一口咖啡——简直是琼浆玉液,之前公司提供的员工咖啡,跟这杯又香又浓的咖啡比起来,只能说是馊水!

    就在他准备继续享用时,外头突然传来敲门声。

    “进来。”他皱眉放下手中蛋糕。是谁这么不识相打扰他的下午茶?

    进门的是泛欧航空副驾驶刘祥,由于两人是老伙伴了,交情也非比寻常,遍寻整家航空公司,大概也只有刘祥敢跟他嘻皮笑脸。

    “咦?你在吃蛋糕啊。”刘祥不客气地在他对面坐下,手自动地拿过桌上的纸袋。“还有一块?既然你都准备了,那我就不客气了。”

    “慢着!”他板起脸,嗖的一声把纸袋抢回。“没你的份!”

    “不是有两块吗?反正平时也没见你吃这种东西,想必你不太喜欢,我帮你解决不是很好吗?”刘祥虽是半开玩笑,但方才袋里传来的香味,也确实引得他腹中馋虫蠢动。

    “这两块不一样,谁敢抢就试试看。”裴聿海阴恻恻地笑开,大方地将纸袋放回,谅他也不敢造次。

    “喂!你不是这么小气吧?”说到这里,眼尖地瞄见桌面上的纸条,他忍不住拿起来细读,而后露出一个奇妙的微笑。

    “原来是佳人报恩的礼物啊,既然你这么在意,不会叫她以身相许?”

    “闭上你的嘴!”裴聿海沉着脸解决剩下半块吉士蛋糕,又伸手把最后一块蒙布朗蛋糕拿出来。

    “以前一样也有人送你东西,可都没看你这么紧张,难道这个沈语茗有哪里不同?”和他可不只认识一两天,这么大的反常不可能看不出来。

    “她哪有什么不同?胆小鬼一只。”话说得硬,但心里却有种奇怪的感觉在发酵,而刘祥的话就像一股催化剂,害他整个人都浮躁起来。

    “喔?是不是她特别漂亮?以前公司里号称女神级的空中小姐追你,都被拒绝了,这个沈语茗肯定是女神她妈那一级。”

    裴聿海先抛去一个白眼,而后据实道:“她不是美艳型的,不过白净清秀,看上去很有味道。”

    很有味道!这四个字对一个眼中只有女人与非女人的男人而言,已经是最高赞美了。刘祥又继续打探,“还是她很会说话,捧得你心花怒放?”

    这次白眼都省了,直接狠狠地瞪过去。“她连我是谁都不知道。”

    连裴聿海是谁都不知道,竟然能牵动他的心,让他第一次收下公司同事送的礼物?这实在太稀奇了!真想好好地会会这个女人。

    “阿海,洁身自爱了这么多年,你该不会想破戒了吧?”刘祥又羡又嫉地看着他一口吃掉半个那显然很好吃的蛋糕。

    “那小菜鸟,怎么可能!”再喝一口咖啡。哇!人间美味!

    “那么我请问你,如果今天是本公司号称最美丽的空服员,送了一份法国知名糕饼店的蛋糕及咖啡给你,你会吃吗?”

    “废话,那骚婆娘,我当然TMD砸回去。”裴聿海享用着最后一口蛋糕和咖啡,意犹未尽。

    “但你吃了沈语茗做的蛋糕,还一块都不分给我。”指出他话里的矛盾,食指像卡通上的柯南般指着他。“承认吧,裴施主,你芳心……不,凡心大动了!”

    回答刘祥的,是裴聿海一口蛋糕噎在喉头的狂咳。

    “咳咳咳……你这无聊的家伙究竟进来干么?”从一进门就东拉西扯,还想抢他的食物,简直吃饱太闲。

    “喔,对了!下星期那群空姐说要和我们办个联谊,诚挚地邀请你出席。”刘祥这才想起来意。

    “不去!”回答得斩钉截铁,他原本就很少参加这类活动。

    “听说是为了介绍最近一批新人给我们,所以你的小菜鸟也会去。”放下了大饵,好整以暇地等着他的反应。

    果然,裴聿海沉默了一下。“我考虑看看。”

wwW.56WEN.cOm”(未完待续。。)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本小说最新章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永恒天地

心在左人在右

她脸色很苍白,泛着一种异样的病态 美,比起之前那 个嚣张的桑静多了点柔弱 ,让人看了就忍不住生出保护欲,想要把她护在自己身后,替她遮风挡雨。

江湖记事录

同舟共济

听了他的话,姜树又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妥协了,“那我就再等几天。”

萌系小耳机

谷缪缪

联想到不只是那重大凶杀案,就连元如丝的案子都有姜芜的影子,邱英毅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他掐灭了手中的烟头 ,然后掏出了手机,“帮我去查点事情。”

某异界的神奇宝贝大师

九邪月舞

想到这里,姜树立即又打电话给荣向文 ,“小芜经纪人的电话,给我!”

春闺秘录:厂公太撩人

浪花朵朵蓝

陆寒看得心一惊,下意识的想要喊出来,好在及时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落红(绫部若樱)

水里游鱼

但是没有办法,姜芜所扮演的角色带给她的震撼,实在是太过强烈了。尤其是最后,她被傅逸尘抱着走在宫道上那一小说段,让人印象深刻,久久无法忘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