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封王之意 》。

T?xt_小_说天\堂

他走在我前面几步,接通电话,低声与人交谈起来,说着说着,脚步慢了下来,最后,干脆停在了过道里。

“发生什么事?”我敏感地问。

他眉头紧皱,颇显为难,踌躇许久后方道:“心遥昨晚过来了,现在正在接机口。”

我心往下一坠,空荡荡的,只觉张皇失措。他望着我,也是满脸的愧疚难当。

但我马上就缓过神来,镇静地对他说:“那你先出去吧,我等你们走了之后,再过去。”

他扶住我的肩:“对不起,我不知道她会来,我并没有通知她。”

“没关系,反正出了机场,也是各走各的。”我面带微笑。

“傅哥的车会留在停车场等你。”

“不用,我自己坐大巴走。”

“听话,好吗?”他温柔地坚持说。

我只好点点头。

他将我搂在肩头,轻轻拍了拍,好似安慰,然后转身向下行的自动扶梯走去。

我站在拐角的立柱后,盯着他的背影,只见他走出接机口,便立刻有一群人蜂拥而上,其中,一个娇俏的身影,站得最近最亲昵,林启正低头与她交谈了几句,相伴走出了机场,走出了我的视线。

多登对的夫妻俩,人海茫茫,也只有她,可以随时随地,不问理由和出处,光明正大地出现在他身边。

现在仿佛有两个我,一个,呆若木鸡地站着,望着那个可爱的小女人,眼中满是嫉妒的火光,另一个,则站在一旁,发出冷冷的嘲笑,真是活该,做妾就是做妾,是你自己选的路,到头来也只能躲躲藏藏……

拖着行李箱,走出机场,远远看见傅哥的车停在路边,我连忙偷偷走开,跑到旁边的巴士站,上了机场大巴。

虽然下了狠心在做那个见不得光的女人,但并不代表我必须接受他的所有安排,前面是他明修栈道,后面轮到我来暗渡陈仓,我才不要这样!只要不在他身边,我就应该是自由的。

大巴开上高速路,我想着要给傅哥打个电话,不论如何,没必要令他傻等,伸手进皮包里去找手机,摸着摸着,突然在大大小小的杂物中触到了一个异物,掏出一看,竟是那个在北京开了票而没有付款的钻石项链。

我将项链握在手中,一时惊诧,灿烂的阳光透过车窗投射在它身上,使它显得璀璨夺目,邻座的女士不禁出声赞叹:“天啊,真漂亮!”

我有些尴尬,忙干笑两声说:“是假的,很像真的哦。”

“这是假的?”那女的一听这话,居然从我手中将项链抽过去,仔细端详:“和真的一样,在哪里买的?我也去买一条。”

“朋友送的。”我赶忙将项链拿回,放进包里,眼望窗外,不再与她讨论。

她兀自在感叹:“现在的假首饰,做得真是不错……”

我这辈子戴过的最好的首饰,是与左辉结婚时花一千多块买来的白金戒指,离婚之后,就关进了抽屉里。如今,却有一条26万的项链,镶满了大大小小的钻石,静静地躺在我的包中。当时开出那张票来,只是为了赌气花钱,并不是真正想要拥有,他悄悄买来,一定以为,可以换我一个惊喜。

不过,很可惜,我完全没有开心的感觉,相反,只觉得荒唐可笑。这样一条钻石项链,合该是富家小姐,穿梭于衣香鬓影的舞会中,在性感的晚礼服挤出的乳沟上,炫耀的玩意儿,与我有什么相干?我拿来又有何用?

想想真是让人沮丧,这样的礼物,对我而言,已是高攀,更何况,那送出礼物的人。

下了机场大巴,拎着包,我心惊胆战,看着每个路人都好似抢劫犯,连忙就近找了个银行,租了个保险箱,将项链连同那张信用卡,一并存好,这才安下心来。

他的电话至,背景照旧极安静:“你还在机场吗?”

我惊觉自己被那条项链一打岔,完全忘了要给傅哥打电话:“对不起,我忘了告诉傅哥,我已经坐大巴回来了。”

wWw:xiaoshuotxt?net”(未完待续。。)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本小说最新章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愿少年明媚如昨

三娘丫丫

姜芜没有心情和他说什么走人之类的话,只是问了一句,“伤好了?”

乱世鬼豪:邪妃祸天下

君仙

姜树v:姜芜是我这辈子最重要也是最爱的女人。下辈子,下下辈子,生生世世,都是。

我穿越到了部落冲突

hedi

秦盛赶紧回头,伸出手把她挡住了,一副我是有家室的人我不接受潜规则的模样,“你别凑过来,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心思吗?”

快穿之系统你又坑我

祝婴九

眼前这人有几 百岁了……还真是让人难以相信 。

天赐福女之呆萌玲珑妻

杨花柳絮

他们的步伐很快,几乎是一路冲进了破烂的房子里。但可惜的是,他们扑了个空。整个房子 都不见人影,只剩下地上的一滩血迹。

神兵天匠

雪原幽灵

难怪那位让自己保护好她,说是只要完成这个任务,自然是可以帮她复仇的。她原先还想不通 ,觉得姜芜只是个人间的阴阳师上高,就算能和地府的人打交道 ,也不该如此熟稔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