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神形 》。

    在逸筑的套房过了一次夜,啸傲便顺理成章地把自己的东西,甚至是衣物住进了逸筑的套房,俨然成了套房的另一个主人,不过,除了东西之外,他并没有再一次留宿的纪录。

    面对他的东西在她的套房生了根,逸筑除了无可奈何,还是无可奈何,毕竟这对他们两个的日常生活并没有影响,她还是上她的班,而他依然是个工作狂,从早上六点忙到晚上十点,惟一不同的是,啸傲下了班,会先到她这里坐一坐,喝口茶、聊聊天,然后再驱车回家,另外,偶尔他们会去西餐厅享用浪漫的晚餐,让忙碌的生活可以慢下脚步。

    感觉上,他们两个的生活就是这么一成不变地过着,不过,有时候生活里也会发生某些小插曲,譬如说:平时十二点一到,啸傲就会自动自发地跟她道晚安,但是偶尔,他也会像个耍藕的小孩子,赖着不肯走,总要她三催四请,就像现在——

    "啸傲,已经一点了,你是不是该回去了?"从十二点开始,逸筑每隔十五分钟就会提醒他一次,这会儿已经是第四次了。

    "再一会儿。"眼睛盯着书本,啸傲一点移动的意思也没有。

    "你的'再一会儿'已经说四遍了。"逸筑耐心地说道。

    抬头对着逸筑笑了笑,啸傲一点也不在乎地说道:"才四遍而已嘛!"说着,他又低头看起书来。

    "啸傲,我知道一点还不算晚,不过,明天一早我要回杨梅。"自从辞去超市的兼差,只要是周休二日的那个礼拜,她都会回家——趟。

    终于放下手中的书,啸傲这才宜布道:"我明天跟你一起回杨梅。"

    事情来得实在是太突然了,看着啸傲,逸筑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才好。

    "所以我今晚必须留在这里过夜。"啸傲跟着又补充道。

    前面的消息都还来不及消化,这会儿啸傲的话又让逸筑头痛不已。那夜他留在这里过夜,她是醉得不省人事,发生什么都不知道,可是今天晚上……

    "如果你累了,想休息了,你就先睡,不用理我,我想休息的时候,我会自己上床睡觉。"

    天啊!他人在旁边,她怎么睡得着?而且明天早上……

    "啸傲,我们那里是乡下,我寡又是旧式的矮房子.我怕你会不习惯……'

    "我要拜会的是伯母,又不是要看房子,有什么好不习惯?"

    "可是,我没跟我妈说……"

    "这还不简单,"显然已经知道逸筑要说什么,他把话给抢了过来,"明天我们出发之前,你再打通电话回家,告诉伯母你要带男朋友回家给她相相看,这不就成了。"

    话说起来是很简单,可是,说真的,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不管面对什么事情,她一向都抱着淡然处之的态度,毕竟生活里有太多不如意的事,如果她凡事都要计较,生活还会有快乐可言吗?然而,如今一切是这么的美好,亚荻也没有再跟她提起啸傲的事,他对她的爱护更是无微不至,现在,他甚至想见她母亲,这一切的一切,是如此的顺畅,她的心反而患得患失,怎么都轻松不起来。

    "逸筑,不要再想了,我礼物都准备好了。"言下之意是他已经去定了。

    愣子一下,逸筑伤脑筋地招摇头,"其实你早就决定了,对不对?"

    走下他为了看书,特地买来的摇椅,啸傲坐在她的身边,"我早就打定主意今晚留在这里过夜.也早就决定明天跟你回杨梅,不过,我不想造成你的压力。"

    "借口!我会有什么压力?"

    抱住逸筑的腰,啸傲靠近她的耳边低喃道:"有我这么大的诱惑躺在你身边,你敢说,你不会忍不住半夜偷袭我?"

    瞪着他,逸筑又好笑又好气,这种事她才做不来,不过,他的的确确是个很大的诱惑。

    "其实,你想偷袭我的话,我是不会介意的,"啸傲自顾自地又道:"而且,我还会鼎力相助,转被动为主动。"

    拉开他的手,逸筑很镇静地说道:"我要睡觉了,不要再听你胡说八道。"

    "我哪有胡说八道,我只是就事论事……"

    "晚安。"说着,逸筑马上钻进被窝里,侧着身子睡觉。

    深深地看着逸筑,他俯下身,在她的脸颊上轻轻落下一个吻,"晚安。"其实,她才是那个最大的诱惑,他才是那个可能忍不住半夜偷袭的人,不过,他会忍,他宁可洗冷水澡,也不会侵犯她,现在还太快了,还不是时候。

    XXX

    回到杨梅,看到啸傲很快地跟母亲和弟弟打成一片,聊得好开心,逸筑心里的不安终于消除了。她从来不认为贫穷丢人,因为她活得有志气、活得坦然,但不可否认,她和他的距离实在是太大了,她真的不敢要求——他在面对她的家庭,能够毫无芥帝,不过很显然,她的顾虑是多余的。

    看到啸傲正跟逸宏聊起他在国外读书的那段日子,逸筑欣慰地笑了笑,起身悄悄地往厨房走去。

    "妈,我来帮你。"

    "不用了,你去客厅陪啸傲聊天,这里我一个人就行了。"为了这个家,这三年来,逸筑每天从早到晚被工作塞得满满的,根本没有时间谈恋爱,看在自己这个母亲的眼里真是心疼,可是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任着她浪费青春;现在,她终于可以喘口气,又有这么好的男朋友,自己这个做母亲的总算是安心了。

    "妈,啸傲有逸宏陪他。"走到魏淑琴的身旁,逸筑看了看,找到自己可以帮忙的差事,然后着手将蔬菜放进篮子里清洗。

    将鲈鱼放进锅子里清蒸,魏淑琴转身看着逸筑,关心地问道:"逸筑,啸傲做什么工作?家里有什么人?"人家是第一次来家里作客,她不好意思当人家的面问太多,只好问自己的女儿。

    "妈,啸傲是'祁氏集团'的总经理,家里有爷爷、爸妈,还有一个弟弟。"

    一听到这么大的来头,魏淑琴忍不住皱起眉头。其实她早就猜到啸傲不是泛泛之辈,虽然他一身轻便的打扮,但是看他举手投足的贵气与气势,就知道他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何况,还大手笔地送她珍珠别针,送逸宏名表当见面礼,只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来头竟然这么大。

    "妈,你不赞成?"看到魏淑琴沉默不语,逸筑紧张地问道。

    "逸筑,只要你们相爱,妈是不会反对,可是你要想清楚,他家这么有钱,我们家什么都没有,他的家人可以接受你吗?"

    "这……我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还有,就算啸傲的家人不反对你们,以后你进了祁家,这豪门的生活,你适应得来吗?"

    "妈,我没想那么远。"

    "逸筑,蚂对自己的女儿很有信心,我的女儿是最好的,谁能娶你当媳妇,是他的福气,妈也很欣赏啸傲,认为你不应该错过这么好的男孩子,不过,现实毕竟是现实,有很多事情,你一定要想清楚,心里有个底。"

    "妈,我知道。"说真的,她并不怕面对祁家的人,也许她没有优秀的背景,但是她仰不愧天、俯不愧地,只要啸傲对她的心是真的,她相信其它的事都是其次的,她怕的是,她没有跟他坦白亚荻的事。

    XXX

    夜阑人静,万籁俱寂,看着明月俯视着黑夜,洒下明亮的光彩,数着璀璨炫目的满天星斗,点亮了一望无垠的穹苍,听闻虫儿断断续续的吱叫声,为沉静的大地注入悦耳动人的音乐,其实,夜——原来也是生动而美丽。

    坐在门槛前的平台上,逸筑靠在啸傲的怀里,细细地将所有的景致收进眼里、传进心里,这一刻的感觉是平凡,也是幸福。

    "告诉我,在想什么?"抚着逸筑被风吹拂的发丝,啸傲问道。

    "觉得自己好幸福。"

    用自己的唇轻点了逸筑的唇,啸傲宠爱地说道:"你真容易满足。"

    "这不是很好?知足常乐。"

    摇了摇头,他带点抱怨的口吻说道:"这要看是什么事情,举例来说,我希望你能二十四小时都待在我的旁边,可是事实上,我们一天只要能够相处到两个小时就很不错了。你瞧,这足足差了二十二个小时,你要我怎么知足?"

    微微一笑,逸筑提出不同的看法,"你这么忙,每天有堆积如山的工作,我们能够天天见面其实已经很不错了。"

    "所以我就说嘛,你真容易满足。"说起来真不平衡,他渴望跟逸筑分分秒秒相守,而她,只要他一通电话,她就觉得很满足了,至于能不能见得着他的人,似乎一点也不打紧。

    只要看到啸傲紧抿的双唇,就知道他在生气,于是,逸筑聪明地将话题转开,"听逸宏说,如果他考上国立大学,你要送他一台计算机,这不太好吧!"其实看到啸傲对她的家人这么用心,她真的好感动,可是他给的愈多,她的负荷也就愈大,特别是她心里还藏着亚荻的事没跟他坦白。

    "哪里不好?"

    "我觉得那个礼物太贵重了。"对啸傲来说,他的几万块也许只是他的几十块钱,买杯饮料就喝掉了,他根本没放在眼里,可是对她来说,那是好几个月的生活费,她每多用一块钱,都要细细盘算过。

    "我觉得那个礼物最适合逸宏,而且他也很喜欢那个礼物。"

    "可是……"

    "逸筑,既然是为了鼓励,如果不桃他想要的东西,那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这倒也是事实,只是……

    看着逸筑那副蹙起眉头的模样,啸傲笑道:"你不要再为这件事伤脑筋了,我已经跟逸宏立了书面协议,盖了手印。"其实根本不需要他奖励,他相信逸宏就可以做得到,因为逸宏是个很懂事、很体贴的孩子,很清楚自己家里的环境,无法负担太贵的学费,所以为了读书,自己必须比别人更用功努力。在逸宏的身上,他看到很多逸筑的影子,恰然自得、勇敢坚强,他们都是那么教人心疼。

    听啸傲这么说,逸筑也只能无奈地说道:"你这么宠逸宏,他会被你宠坏。"

    "你知道他不会的,他跟你一样,很知足。呼吸了一口乡间的空气,啸傲接着又道:"我喜欢这里的感觉,很宁静、很自然。'

    "喜欢的话,那以后我要回家,你就跟我一起回来好了。"

    挑了挑眉,啸傲瞅着逸筑,煞是认真地问道:"你这是在跟我求婚吗?'

    像是岔了气,逸筑突然一阵急咳。

    急忙的拍着她的背,他说道:"你别紧张,我又没有说不答应。"

    顺了顺气,逸筑哭笑不得地瞪着他,"谁在眼你求婚啊!"

    "就是你啊!"啸傲一脸无辜地说道,"是你自己说喜欢的话,叫我以后都跟你一起回来,如果这不是在跟我求婚,是什么?"

    望着啸傲那双含着笑意的黑眸,逸筑感到没辙,"我不要理你了。"

    "你不理我,我们两个怎么结婚?"他一点也不打算放过逸筑。

    瞧他一副欲罢不能的样子,摆明是要跟她拗到底,逸筑干脆站起身来,"我要去睡觉了。"

    抓住她,啸傲用力一接,让她跌坐在他的怀里,"胆小鬼。"说着,深深地封住她的嘴,炽烈的探索、狂野的吞噬,这一刻,天地不在,虫儿的呜叫声也不复于耳,他们只感觉得到彼此的渴望、只听得见彼此的心跳。

    XXX

    看着腕上的手表已经走到六点五十五分,昀姗终于下了决定,等到启邦之后,她一定马上走人。自从跟他吃过-次饭以后,他几乎天天打电话到她的部门约她,而他,也几乎天天迟到.约好六点,他不是六点半出现,就是六点四十才出现!要不就是六点五十,反正没让她等,他就是不甘心。

    说起来真是可悲,她这个人一向没什么耐性,也常讥笑那些痴等男人的女人,说她们笨蛋,而现在,她正是名副其实的笨蛋。碰到启邦,她就是一直在等,她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不对,为什么那么爱等他?

    "昀姗!"气喘如牛地冲到昀姗的面前,启邦频频点头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

    一脸严肃地看着启邦,昀姗说道:"那我走了。"

    愣了一下,启邦赶紧伸手抓住转身准备走人的昀姗,"昀姗,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别跟我生气。

    "我设跟你生气,我只是不想再当:笨蛋。"看也不看启邦一眼,昀姗冷冷地说道。

    "昀婿,我知道迟到是很恶劣的行为,可是,你可不可以听我说几句话?"

    昀姗试图挣脱启邦紧抓着不放的手,"我对借口没有兴趣。"再多的借口也是无用,反正又改变不了事实。

    "我求求你,就算是借口,也让我有申诉的机会。"启邦充满恳求地说道。

    从第一眼看到他,她不可理喻地为他的风采倾心,就注定她的心永远有他的一席之地,现在,在经过那么多年,他们意外地相逢,这是多么难能可贵,她如果不听听他怎么说,那是不是又要留下遗憾?

    "你说吧!"

    "其实我的借口很烂,就是为了工作。我的工作时间不好控制,以前,身边没有任何牵绊,想忙到几点就是几点,不需要注意时间,可是最近为了见你,我必须赶在下班的时间把事情结束掉,不过有时候常碰到一些无法随心所欲的情况,像是开会,我虽然想准时下班,也不能说走就走。"

    "那你可以跟我约晚一点啊!"她在心中骂着,果真是个烂借口,而且还奇烂无比。

    用另外一只手抓了抓头,启邦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你五点半就下班,我怕跟你约晚一点,你不愿意等到那个时候,那我就见不到你了。"

    蹬了启邦一眼,昀姗不高兴地叫道:"那你现在还不是让我等!"

    "昀姗,对不起,我承认我的心态很自私,只想到自己可以看到你,什么都不管,可是,我真的很努力的在赶过来。"经过六年,老天爷又给了他另一次机会,他多么渴望时时刻刻与她相守,来弥补这六年的空白,怎知,他却弄巧成拙。

    虽然皱起了眉头,不过昀姗的语气却明显的缓和了下来,"工作上偶尔一两次枝事情耽搁我可以了解,但是每次都被事情拖住,这我可没听说过。"到现在,她都还只知道启邦在十六楼,至于他在那里做什么,她始终没问,因为她总觉得应该是他告诉她才对,他不主动表示,她也只能等,反正他的工作是什么,对她并不重要,没想到,他的工作害得她老是当个笨蛋。

    "我是总经理的特别助理,所以事情往往不是自己所能控制。"谨慎地看着昀姗,启邦此刻的心情是如履薄冰。经过最近的相处,他对她有更深一层的了解,她讨厌跟人家口中的大人物混为一谈,因为她不想成为众人口伐的对象,更不想出风头,也因此,他对自己身居"祁氏集团"的要职一直避而不说。

    她早听说过"祁氏集团"有两个非常年轻的黄金单身汉,一个是总经理,一个是总经理特助,他们两个是一起从美国留学回来,一起进到"祁氏集团",可是她怎么也设想到,启邦就是大家口中的大人物之一。天啊!说她笨蛋,她还真的有够笨,她队识他是他去美国留学的前一天,她怎么没有联想到呢?

    "昀姗,我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大人物,只是一份工作,可是,每次听到你不认同的提起你部门的那些同事,我就不敢说,我怕你因此不理我了。"

    "早说晚说,还不都得说,你以为现在说,我就不会不理你吗?"其实听他这么一席话,昀姗的心已经软化了下来。

    "我想,等你爱上我了以后再说,你想不理我都不行。"

    "你……"生气也不是,不生气也不是,最后,她干脆什么都不说。

    将昀姗转向自己,启邦真心道:"昀姗,对不起,我只是不想失去你。"

    轻叹了口气,她说道:"我是讨厌成为别人的话柄,也不想惹得一身是是非非,没办法,谁教我这个人就爱打抱不平,闲话已经沾了一身,但是,如果一个人没有能力承担自己的感情,就不配谈爱。"

    "原谅我,以后,我再也不会对你隐瞒任何事情,而且,电不敢迟到。"

    "算了,做不到就不要勉强,省得你弄得两边不是人,工作没做好,也把我给得罪了。"

    是叼!最近啸傲已经赏了他很多的白眼,说他才是那个"见色忘友"的人。

    "那,下了班你先回家,我一忙完,再去你家接你,可以吗?"

    "不好,这样你太累了,不如,我买晚餐到你的办公室,陪你把工作忙完。"

    "嗯。"幸福地将昀姗搂进怀里,启邦脸上尽是笑意。因祸得福,今晚是一个全新的开始,相信以后他们的感情会愈来愈浓,他们的心会愈来愈紧密。

    XXX

    地球在转,人也在变,不过,今天的啸傲变得好像特别不一样,他失去以往冷静的工作态度,一早开始,就频频对着墙上的挂钟献殷勤,看得跟他一起开会、讨论工作的启邦眉头不皱也难。

    "啸傲,你有事吗?"

    对启邦露齿一笑,啸傲摇头道:"没事、没事。"最近一到晚餐时刻,启邦就快活得不得了,原因很简单,佳人在旁伺候,怎么会不快活?他羡慕的要命,偏偏,只能对着启邦干瞪眼,正好,逸筑她们公司从今天开始,一连三天到南部旅游,他当然是不同意逸筑丢下他,一个人跑到南部玩二天,所以,他一句"不可以去"她自然只能闲置在家,也因此从今天开始,他有三天可以享受到她做的午餐,而且整个下午她都会在一旁陪着他。

    瞧他笑得有些合不拢嘴,明明写着"我有很重要的事",怎么会没有呢?

    "可是,你一直在看时钟,我算过了,这个早上下来,你看了不下百遍,而这之间还不包括我没距在你旁边的时候。"

    眉一挑,啸傲似笑非笑地道:"你倒是挺注意我的嘛!"

    "你是我的上司啊!"启邦说得名正言顺。

    "难道没有人告诉你,上司的事情做属下的不要多嘴吗?"

    打拱作揖,启邦煞是有礼地说道:"是,上司教训的是,属下谨记在心。"

    放声大笑,啸傲突然说道:"再过一会儿你就知道是什么事。"

    话才说完,啸傲的秘书正好打内线电话进来,"总经理,何小姐到了。"

    "赶快请她进来。"

    看着啸傲急忙的起身,启邦好奇地问道:"谁是何小姐?"

    但笑不语,啸傲直直地往门口走去,而此时,办公室的门也打了开来。

    "你总算来了。"冲上前拉住逸筑的手,啸傲笑逐颜开地说道。

    "我不敢太早把东西弄好,怕冷掉,所以耽搁了一点时间……"这才看到——旁的启邦,逸筑礼貌地对他点子点头,"你有客人在?"

    接过逸筑手上的袋子,啸傲拉着她走到启邦面前,"我帮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特别助理.也是我最要好的朋友,詹启邦。启邦,她就是你一直想见的人,何逸筑,我的无价之宝。"

    "你好。"看着逸筑,启邦终于明白啸傲为什么这么迷恋她,恬静、自然、典雅,让人看了舒服得不得了,不想喜欢都不行。

    "这么巧?"望着启邦,逸筑不禁喃喃自语。

    "逸筑,怎么了?"看到逸筑望着启邦发呆,啸傲心里非常的不是滋味。摇摇头,逸筑实话实说,"没什么,我是在想,詹先生可能认识我最要好的朋友——卓昀姗小姐。"事情到此,她也只能坦然以对,反正昀姗迟早会知道她和啸傲的事,不过,只怕到时候亚荻找她帮忙的事也藏不住了。

    "真巧,你竟然是昀姗的好朋友!"

    "是啊!我们两个是大学的同班同学。"

    "她是谁?"别扭地看到逸筑和启邦那副热络的样子,啸傲逮着机会插嘴道。

    根无力地叹了口气,启邦学着啸傲说道:"她就是我的无价之宝。"

    恍然大悟,啸傲终于明白了,而刚刚的别扭也舒坦了许多。

    "好了啦!你先坐下来。"亲密地搂着逸筑在沙发坐了下来,啸傲迫不及待地打开她为他准备的午餐。

    "詹先生要不要跟我们一起用餐?"逸筑邀请道。

    闻着那香喷喷的味道,启邦真想点头说好,不过,一看到啸傲的目光,暗示着"我不准你留在这里当大电灯泡",马上识相地摇头道:"不用了,我约了人,你们吃就好了。"

    "既然约了人,那就赶快去赴约啊!"充满嘉许地看着启邦,啸傲催促着。

    "是,我这就赶快去赴约。"用嘴巴无声地补了一句"小气",启邦才对逸筑说道:"何小姐,很高兴认识你,我不打扰了。"

    不到三十秒的时间,办公室只剩下逸筑和啸傲。

    "我不知道你特别想吃什么,所以各做于一些,有小点心、有饭菜。"

    "只要是你做的,我什么都吃。"看着那些丰富的菜肴,啸傲既满足,又觉得不舍,"逸筑,你明天不要再弄了,我带你出去外头吃。"

    "为什么?我做得不好吃吗?"

    "好吃,就是太辛苦了点。"

    "弄顿午餐又花不了多少时间,怎么会辛苦。"

    "我……"

    "赶快吃,再不吃就冷了。"

    "是,遵命!"先吃再说,反正他有整个大半天的时间可以说服她。

wWw。xiaoshuotxt。netT:xt.小``说".天 堂”(未完待续。。)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本小说最新章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主播天然熊

龙明轩

 诶,自家二哥交女朋友是他的事情 啊,她满意与否根本不重要,只要他喜欢就好。可是那些媒体就喜欢取这种博人眼球的标题,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有多尖酸刻薄呢!

异界之九龙至尊

拓跋尘

就知道,被宋凯宋凡调教出来的小魔头能好到哪里去!小的时候,这丫头就跟个混世魔王,把高畅那一批人揍得大气都不敢喘。

盗棺记

伤心风筝

几人吃完饭,姜芜和燕婉本来想走了,但 是又被衡薇拉着去唱歌,说是陶冶情操放松心情 。在一旁的高畅听了,又是翻了个白眼准备晕过去。

朝缘

黄金米

他心中最重要的人不是姜霓裳,而是这个刚出道的姜芜 !

异界大话西游之封佛榜

帅天下

唐睿狰狞一笑,“怎么,终于打算要对我出手了?”

剽悍人生从村长开始

百里箐箐

有的时候最让人难受的,不是得不到,而是你曾经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