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龙岛之灾 》。

    等了好久,沈灏怎么也等不到晓柔的回应。

    她会不会回家了?

    苦於他现在连支手机也没,不能打去问问,只好亲自走一趟了!

    他正准备离开,对面那户人家开了门,一位老妇人睡眼惺忪地看著他。「年轻人,你大呼小叫的在做什么?」

    「对不起,我急著找人,我想她不在吧?」

    「你要找住对面的那个女孩吗?」老妇人又问。

    「没错。」

    「她应该在呀。」她眯眼想了想。「大约一个小时前,我去楼下便利商店买鲜奶,正好瞧见她开门进去,不过她的脸色好像不太好哦。」

    「哦。」沈灏精神一振。「谢谢你了。」

    「不客气,不过你别再大声嚷嚷了。」

    「我会注意的。」老妇人进屋后,沈灏又转过身轻敲著门、按著电铃。「晓柔,我知道你在里面,你说说话好吗?你再不开门,我可要撞门了。」他忍不住又加大音量。

    等了会儿,沈灏终於忍不住了。「好,你不开门是不是?那我就要撞门了!」

    「不要……不要撞门。」突然,从门缝中发出非常微弱的声音,像是就坐在门后面。

    原来,他一直跟她近在咫尺,可为何她不回应他?她不是要缠著他一辈子吗?

    「你怎么了?开开门好吗?」他急切地说。

    「沈灏,你不用再对我好了,是我一直以来辜负你。」她勾起唇,倚著门扉笑得无力。「我真该死。」

    「不是的,你别听我胡言乱语。」他紧张地解释著。

    「你没错,咳……咳……我不该利用你对我的爱来试炼你,总在你需要我坦言说爱的时候落跑、伤你的心。」她轻咳了两声,气息微喘起来。

    回到这里之后,她便坐在这地方,想了好久好久……没错,她从没给他爱过,连一句「我爱你」都不愿施舍。

    「你怎么在咳嗽?晓柔,别想太多,快开门,我们当面谈,好不好?」他柔声诱哄著。

    「我没事的,你别替我担心,知不知道当我知道你还会关心我,我有多开心。」紧紧抱著他送给她的那只泰迪熊,一滴泪又落在布偶上。

    「我本来就关心你。」他的嗓音暗哑了。

    「我真的好怕,好怕不再跟你有交集……你真的那么恨我吗?可我好像听见你在跟我说话……是我的幻觉吗?」晓柔的思绪纷乱,前后无法连贯,一会儿在现实中,一会儿又掉进她在铁皮屋外窥测的那一幕。

    「晓柔,那是我胡说的,你别想了,快开门。」沈灏顿觉不对劲地大声说道。

    「沈灏,是不是圣诞节快到了?」她抱紧自己,就连泰迪熊也被她揉得快变形了。

    「对,下个月就是圣诞节了。」他尽可能应和她:「那天看你要去哪儿,我都带你去。」

    「圣诞节的第二天应该是我们结婚的日子。」她又想起两年前。

    「想起这事,沈灏不禁心一痛。「对,不过……那已是过去式。」

    「过去式?!」她哭了。「你说过,我们不可能再一块儿了。」

    「晓柔,你到底怎么了?」他更贴向门,「不是有很多男人喜欢你?你可以选择你爱的,真的……现在的我配不上你。」

    「可是我爱上你了呀!」她傻愣地回答。

    「什么?」他赫然一震。

    老天,她说什么?她说她爱他……她说她爱他!这是真的吗?

    不,不可能,过去的他她都不爱了,现在的他又拿什么来让她爱上?不,她一定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你一定是累了,快开门让我看看你。」

    「你不会来看我了……我……」她愈说愈无力,接著渐渐没了声音。

    「晓柔,你怎么了?」突闻她的声音消失,他惊恐地叫著她的名字。「晓柔,晓柔,你说说话,你说说话呀!」

    见她半晌没发出声音,他的心都乱了!

    随即他深吸一口气,提足气打算朝大门冲撞过去,可赫然想起晓柔就倚在门板上,他若是用力撞开门肯定会伤了她。

    不行,他不能冒这个险!

    想了想,他快速下了楼,半夜敲打著锁店的大门,硬是将老板给抓了过来。

    就在锁匠开锁时,他按捺不住地在一旁来回走动著。

    「晓柔,你不能有事,万万不能有事呀。」最后他索性蹲在地上,就著门缝说著话。

    锁匠见他如此,动作也不自觉地加快,好不容易门开了,沈灏小心翼翼地将门推开,乍见晓柔就倒在门边,立刻抱起她轻拍她的脸。还好,她的气息还算匀柔,沈灏这才稍稍放心。

    「先生,她……她怎么了?」锁匠真怕这里闹出人命。

    「没事,这是费心,谢谢你。」

    锁匠拿了钱后,背著工具箱离开了。

    「晓柔,你快醒醒,晓柔。」沈灏立即将她抱进房间,心疼地看著她满是泪痕的小脸。

    这时他才发现她身上只著了件单薄的睡衣!已经隆冬了,她就这么从林家跑回来,怎不冷呢?

    床上找下到被子,他立刻打开衣橱,一件眼熟的碎花上衣突现眼廉,他暗吃一惊,伸手抓过一看──没错,就是这花色!当初他在机场捡到的头巾,就跟这衣服的花色一模一样。

    果真,在他回来那天,她曾去过机场。

    就在他思虑的同时,晓柔有了动静,她缓缓张开眼,看见守在他身边的竟是他时,意外地张大眸子。「沈灏,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是在作梦吗?」

    「你不是作梦,忘了吗?刚刚我跟你说了很多话。」他为她拭拭额上的汗水。

    「那真是你……真是你……」她激动地哭了出来,而后紧紧抱住他。「沈灏,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别这么说,感情事本就勉强不得。」他闭上眼道。

    「其实,当初你去日本后,我才渐渐发现我爱的是你,但我不敢告诉你,怕你笑我。」

    「傻瓜,你如果告诉我,我会很高兴的。」情不自禁地,他将她紧紧圈在怀里。

    「当我知道你要回国时,我好兴奋,兴奋的好几晚睡下著,那天一大早就等在机场,但是……人好多……多的我根本无法靠近你。」

    「嗯。」他激动地望著她的眼睛。

    「那时候你身边有了另一个女人。」她抬起手摸著他的侧面。「你好帅,真的好帅,难怪有那么多女人为你疯狂,是我笨……笨得将你推拒於生命之外。」

    「别这么说,那些女人从没进驻我心里过。」他摸摸她的额。「你的额头还很烫。」

    「其实我的病一直没好。」她苦涩一笑。

    「为什么不去医院看好它?」他很惊愕。

    「你不在了,我还看什么病?咳……咳……」晓柔抬头对他柔媚一笑。「你撇下女朋友来看我,她不会吃味呀?」

    「我没有女朋友,傻瓜……」吐实吧,见她为他病成这样,他还能隐瞒心底对她深深的爱恋吗?

    「不是?」她讶异地看著他,突然苦笑了。「你不用因为怕我难过而安慰我,我亲眼看见你……你吻她。」

    「我是故意做给你看的,傻瓜。」沈灏动容地对著她的唇说。

    他这句话更是今她诧异。「你的意思是你知道我在铁皮屋外?」

    「没错。」他痛苦地点点头,若非他那时有这样错误的决定,也不会伤她这么深。是他该死的自尊心害了她,就不知道她肯不肯原谅他?

    「那你为什么要赶我走?」看著他那悔恨的表情,她蓦然懂了。「我知道了,你以为我是个势利的女人,看不起穷途潦倒的你?」

    「我……我是自认配不上你。」

    「那全不是理由,你知不知道在你来找我之前,江亚倩来找过我,她告诉我你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唯有她才能在经济上帮助你,而我……什么都不能,所以我才……我才退让,逼著自己选择曾国凯。」

    「有这回事?」他不舍的握紧她的手。「没想到你居然承受这样的威胁。」

    「后来你出事了,我当真什么都不知情,曾国凯那时封锁所有的消息。至於他那时偷偷跟你说了什么,我不知道,我只能说,若当时我知道你已破产,我一定会不顾一切的跟著你、给你支持。」

    她非常认真地说:「原谅我,我不是故意伤害你,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只要你,而你……还要我吗?」

    「要!当要然,你如果不嫌弃我是个穷光蛋,我当然要你了。」将她牢牢地揉进胸怀,用力亲吻她的鼻、眼、额。

    「今后你吃山珍海味,我就跟著吃山珍海味;你喝粥,我就跟著喝粥,但我相信你绝不会被打败,你一定可以重振金融界不败之子的名号!」她对他有著满满的信心。

    「放心,我定会努力,有你的支持,再困难我也定要达成。」看她双颊微晕,美丽极了,但他也知道这是发烧所致。「你病还没好,我得送你去医院,嗯?」

    「不去,人家才不要动不动就挂急诊,好丢脸。」她摇摇头,说不去就不去。

    「可是你──」

    「只要让我流汗我就退烧了,你想想,有什么方法可以让我流汗的?」生性内向的她,因为道出这话而羞赧极了。

    沈灏立即明白她的意思,扯唇一笑?「你真要?身子承受得住吗?」

    「我不但要,而且是好想要,一定承受得住。」终於能得到他的真爱,晓柔心底满是幸福。

    下一步,她主动出击,大胆地将他推在床上,横跨在他身上,坐在他下腹挺翘之处。

    「你真是个喜欢煽风点火的小妖女。」他的气息轻喘了起来,可她居然还故意扭臀摆尾,撩拨他的欲望。

    「我就喜欢。」她像魔女似地对他轻笑。

    「好,那我可以告诉你,我也喜欢。」话语方落,他便忽地一个旋身压缚住她,下一瞬间已深情地吻住她!

    晓柔身子一绷。

    「别绷那么紧,好像我要欺负你似的。」他抬头对著她笑说,接著又低头以舌尖挑勾她的嘴角。

    「呃──」她身子一颤,慢慢地习惯这种被爱的愉悦,跟著也伸出舌与他相触,最后相互缭绕,纠缠得难分难舍。

    唇舌交缠间,沈灏的大掌已抚上她的胸部,并钻过她的睡衣揉弄她柔软弹性的乳房。

    就当他以两指箝紧那粉红乳蕾,煽情旋绕之际,晓柔的双腮已通红,情不自禁地挺起上身,让自己两团热软的凝乳挤向他。

    掌心中软绵的滋味不停刺激著沈灏的感官,他再也受不了地咬住她的蓓蕾,以齿轻轻-咬著。

    「啊……」晓柔身子一麻,仰首喟叹。

    他更得意的玩弄著她身上每一处他所熟知的敏感地带,让她难以承受地娇喘连连。

    「别……灏……我受不了。」当他的唇舌渐渐下滑,舔过她肚脐眼的刹那,晓柔全身战栗了下。

    「嘘,别破坏气氛,让我爱你。」他哑声诱哄,眉宇间尽藏火红欲焰。

    接著他居然掰开她双腿,指尖拨开底下花丛,以舌爱抚她那属於女人最隐密的花穴。

    「嗯-─」晓柔身子一弹,无力颤抖了起来。

    沈灏抬起头望著她。「这次,我要完完全全清醒的拥有你、尝遍你。」说著,他以最销魂的方式舔过她全身,直到她因激情而颤抖,他趁其不备,用力挺进他迷恋的柔径中。

    晓柔呼吸一窒,羞怯地不敢看向他,只能转头躲著他那对狂野、多情的视线,她好怕他会笑她青涩,无法带给他欢愉。

    「别躲我,看著我。」他俯在她颈侧,在她耳后轻轻喷出迷人气息。

    「你会笑我。」晓柔说什么都不敢看他。

    「我为什么要笑你?」他微扬唇,俊美的脸庞带著抹调情的邪诡笑意。

    「因为我什么都不懂。」听说男人喜欢经验丰富的女人,而她压根不知如何取悦他。

    「担心取悦不了我吗?」沈灏深邃眼底闪过丝丝笑痕。

    「我……」这下她原就红透的脸蛋已变成暗红色。

    「别担心,若我能取悦你就很满足了。」他的黑瞳闪了闪。「告诉我,我取悦你了吗?」

    「不要这么问啦。」晓柔不好意思极了,只好猛往他怀里钻。

    「别不好意思,那么这样吧!你只要点头或摇头就好。」贴在她耳畔,他轻轻喷出能让女人意乱情迷的气息。「快说。」

    弯弯的眼睑低垂,她见腆地点点头。

    沈灏如释重负的笑了,盯住她的眼眸中流转著更激浪的想法。「想不想让我更进一步的取悦你?」

    「呃?」老天,他怎么这么问?

    「来吧,就让我以热情填满你。」捧起她的娇臀,他的微笑加深,跟著便加速冲刺,激烈地摩擦她。

    「啊呀!」她仰首水媚地吟唱满足的音律。

    耳闻她喜悦的呼声,沈灏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火辣的进攻,此时外头已亮起曙光,像是预告他俩重生的爱情……

WwW/xiaoshuotxt.co m”(未完待续。。)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本小说最新章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狂宠:孤的妖妃谁敢动

上下左右中

姜芜吃完饭,和姜山的等人说了自己要去公司商量什么时候恢复工作的事情。姜山显得很是不舍。感觉小芜还没陪自己多久呢,就又要去工作了。

情深易冷

七步风云

因为姜芜久久不发声,姜霓裳 的粉丝就更加激动了。以为她是心虚,更加疯狂的黑她,甚至开始人肉她,想要知道她的一些男人黑料或者黑历史。

大明小官人

魔法少女qaq

荣向文哼了一声,傲娇道,“我说的可都是实话,嘉华的确是转到了你名下 。所以准确来说,你才是我的老板。”

妆娘之花田农媳

夜半微风之老鬼

她说喝完酒有点头晕,然后开始犯晕,这点他根本就不信!

欺君之罪(gl)

逝去夕阳西下

桑静身上全都是伤痕和青紫的吻痕 ,某个地方已经没眼看了。

唯我圣光

随风动的叶

姜树恍恍惚惚的坐正了身子,半晌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小妹,二哥也很担心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