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天魔附生,星流云聚 》。

    (手机访问    “哦!”贫道听了她的表白之后,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憋了半天,直到七公主等的都有些不耐烦了,我才终于鼓起勇气,严肃的对七公主道:“殿下,今天天气真不错!”
    扑通一声,七公主已经趴桌子上晕过去了,接着,她的肩膀开始颤抖起来,随后她悲戚的抽噎着埋怨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是很认真的!这可是人家的第一次表白呢?”这个时候,那个沙场上百战百胜的女武神已经彻底消失,她已经完全变成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了。(翰林全文字小说    “这个,我也是第一次被表白啊,没经验也不够专业,不知道该怎么办吗?”贫道苦笑着道。
    “真苯,你应该表现的很惊喜,然后立刻跪下向我求婚!”七公主不满的道:“真不知道你是怎么骗来的那些漂亮女孩子!”
    “骗?”贫道苦笑道:“我现在名义上的两个妻子,香香是父亲定的,海伦是她求的我,我哪里用的着骗啊?”
    “哼,难道还要我跪下求你娶我吗?”七公主气得一跺脚,委屈的说道:“人家女孩子就这一次,是要很珍重的,你以后还有那么多老婆,难道就知道尊重一下人家吗?”
    “这个,我们谁都不求谁好不好,藩镇就是挂名夫妻,不要太认真的了吧?”贫道无奈的道。老道我可是从来都是一言九鼎,这要是真跪下去的话,可就不是挂名了,那就假戏真做,以后可怎么见雅典娜这个原配啊。
    “不行,我才不要只挂名呢,我要认真的!”七公主突然起身拉着我的手道:“我从小自傲,在战场上自认无人可敌,可是那次却被你在平安城打败了,事后想想,无论如何,我手上二十万大军,而你却只有两千,所以我也只能说心服口服。你是第一个在战场上打败我的人,也只有你配做我的丈夫!不是吗?”
    “那次我是偷袭啊?再说还有五万朱雀军团的人在呢!”贫道急忙解释道。
    “可是换了别人指挥,谁还能从我手下救人,谁还敢从我手下救人!”七公主自傲的道:“就是我的恩师尼古拉斯,恐怕也绝对没这个胆子!”
    “恩,怎么似乎扯远拉,我的意思是,咱们还小。恩,先挂个名,等日后大了的时候,我们要是看着都还合适,再正式完婚也不迟,是不是啊?”贫道急忙岔开话题道。
    “哼,看不出,你个大男人比我还害羞!”七公主嗔怪的道,随后,她郑重的点点头道,“好吧,我知道你也是犹豫着。怀疑我是不是真心的,要是你上来就信了我,那才真是见亡灵了。刚才你如果答应的太痛快,我反倒要怀疑你这个阴险军神是不是在算计我呢!”
    “没这么严重吧?”贫道苦笑道。
    “没有才怪,口是心非的男人!”七公主轻轻拧另外一下,道:“这就算是对我们彼此的一个考验吧,我会向你证明我的心,希望你也能!”
    “哦!”贫道只好傻傻的答应下来。
    我们的谈话一直持续到傍晚才结束,大体达成了联姻的意向,并彼此约定,回去就正式夺权。并对教廷的势力展开一次无情的大清洗。七公主主要为自己的剑术老师里卡多复仇,而我也实在不愿意再在赶路的时候被伏击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一行人就离开了这个被教廷彻底清洗掉的小镇,向王都赶去,一路无话,快马加鞭,不过几日,就回到了王都。这次贫道吸取了教训,为了掩人耳目,我化装而行,尾随在大部队后面,假装成放学的贵族学生溜进了城。
    回到家里,命令下人不得声张我的行踪,把大部队都安排好了以后,一问家里的总管才现,人都不在家,母亲回精灵之森了,爷爷又去赛马。无奈之下,只好派人把他赶紧叫回来。等我和爷爷终于在密室见面的时候,已经是天快黑了。
    “哈,小子,我现这里不是元帅府,更像是贼窝,你怎么回回来这,都鬼鬼祟祟的啊?”爷爷见到我以后,立刻张嘴打趣道。老人家现在可是不用装残废了,整天里到处溜达,完全坐不住,就是我说话都是站着的,以他的话说,都坐了几十年了,这下辈子说什么也不坐一下!
    “您老人家挺滋润啊!”贫道见了满面红光他以后,也是异常高兴,笑道:“最近赛马,没少赢吧?”
    “那是,我把从卡特望都,哦不,现在该叫上海,你取的名字可真怪!”爷爷埋怨一句后,接着兴奋的道:“我把从上海划拉来的那些纯种马往他们眼前一亮,哈哈,足足好几百匹,把他们全震傻啦,真是太爽了,我从来没见过他们能呆成那德行,一个个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似的。至于赛马,有这么多好马垫底,哪里还有输的可能啊?”
    “那我先恭喜财拉!”贫道笑道:“您可能还不知道吧?您可是双喜临门,祖母大人的事都和您说了么?”
    “她?什么事?”爷爷急忙问道。(翰林全文字小说    “祖母大人答应帮教廷收几笔烂帐之后,就辞去教廷的所有职务,要拉着您去隐居呢!”贫道笑道。
    “在这不挺好吗?隐居什么?”爷爷不解的问道。
    “这是教皇放走祖母的条件,不许您和祖母两人插手我和教廷的争斗!”贫道无奈的道:“我可能连累您了!”
    “什么话?”爷爷不满的道:“要不是我得罪教皇,哪里有家族的这些麻烦,要说连累也是我连累你们,早知道这样。哎,还真不如不娶你祖母呢!”
    “哼!”贫道却不屑的道:“这可不是咱们家的作风,我们要干什么,还轮不到教廷指手画脚的,他们既然敢出手,我就敢接下来,您看着吧。现在我才占了不过三分之一的大6人族聚集区,以后,我一定还要把那些也统统占据了,叫他们永远记住龙家不是好欺负的!”
    “对,这才是我龙家的好汉!”爷爷高兴的夸奖道。
    “可是现在,貌似就有人要对我们不利呢!”贫道随即就把话头扯到正事上了。
    “出什么事了?”爷爷连忙问道。
    “教廷派了杀手,埋伏在我回来的路上,差点要了我的命!”贫道冷笑道。
    “恩?你回来的事情我都不知道,谁能埋伏你?”爷爷奇怪的问道。
    “肯定是提前就算计好了的,我从上海一出他们就做好了准备,神器银月弓。魔血追魂箭什么都用上了!”贫道随后就把经过仔细的对爷爷说了。
    “可恶的教廷,真是够毒的!”爷爷恼火的道:“我不和你祖母隐居了,老子要和他干!”
    “这个倒不必。”贫道笑道:“您可以带着祖母去倭岛,我需要那里的魔晶,您只要把那个地方给我强占住,那就是对我打教廷最大的支持了!”
    “好,急哦啊给老头子了!”爷爷重重的点头许诺道。他是知道霜之哀伤的事情的,所以明白这个任务实在就和旅游差不多。所以才答应的这么痛快。
    “呵呵,这个等祖母回来再说不迟,现在的问题是,我已经都问清楚了。国王好像和这件事情有关联,您怎么看?”贫道追问道。
    “这个,不能光凭看见的一块牌子就断定国王参与了吧?”爷爷为难的笑道:“最少也要有点更直接的证据对吧?”
    “您以为一快伪装的假牌子就能把人带着安全的穿越两个战区吗?”贫道冷笑道:“这个证据还不够真实的话,那我们可以派人找检查过令牌的战士去核实一下。”
    “恩!”爷爷无奈的道:“好吧,就算是真的,那也可能是别人从国王哪里偷出来的,比如石原王妃?”他是想把我思路往石原家那里牵,好摆脱我对国王的怀疑,可是我如何能轻易上当呢?
    “别说她一个王妃,就是我的姑姑王后也不可能偷出来,这东西有专人看管,一天检查好几遍,丢了立刻就能知道消息,怎么可能被偷呢?”贫道冷笑道。
    “也许是我们内部的内行仿造的,只要经常能见到令牌的人,仿造起来也不是很难吧?”爷爷不服气的道。
    “您也是经常见的人,为什么不仿造一个呢?”贫道微笑着道:“只要您能仿造出一个来,让我分不清,那我就算此事与国王无关!”
    “我怎么仿造?”爷爷郁闷的道:“这全都是魔法师用特殊魔法原料,特殊的炼金手段制造的,配方都毁了几百年拉,谁还能造的那么像啊?骗你自然不可能了。”
    “恩?”贫道奸笑着望着他道:“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就酸底下的人偶尔被骗过了,也不能骗两个战区这么夸张吧?”
    “恩!”爷爷低头思考了一下,随后问道:“如果是国王做的,你想怎么做?”
    “造反!”贫道毫不客气的道:“我会回去调动大军杀进王都,灭了国王。”当然这不过是我漫天要价罢了。
    “切,你就别和我动心眼拉!”爷爷不屑的道:“咱们现在和教廷正对着呢,你会没事动一场无聊的内战?白白便宜了教廷?不要侮辱老年人的智商,赶紧说实话吧!”
    “嘿嘿!”诡计被识破,贫道尴尬的道:“好吧,我打算联合几大家族废了现在的国王,然后立大王子或者三王子为皇帝,封几位家族大家长为元老,组成元老院,由元老院监国。”
    “我想,几位大家长里不会有石原家了吧?”爷爷苦笑着问道。
    “他们家罪大恶极,根本不值得您姑息,这次绑架公主的事情,就是石原大主教出的主意,石原小犬还帮着动的手,您说,我能便宜了他们么?”贫道恶狠狠的道:“斩草不除根,他们就能变成大祸害啊?您要是早听我的灭了他们,哪里还会有这么多麻烦啊?”
    “那国王的命运?”爷爷担忧的道:“我不希望看到王室的鲜血!”
    “他可以在你们的那个庄园里天天赛马,玩乐,这总成了吧?”贫道笑道。
    “可玄武军团怎么办?”爷爷问道:“他们可是石原家的铁杆军团,我们除掉石原就容易,可是对付玄武军团就难了!”
    “不过几十万人而已!”贫道冷笑道,“我只要给北方四领出友好的信息以及恐怖的威胁,相信他们会做出正确的选择!没了后援,又被断绝了后路,我倒要看看玄武军团还能不能依*天险抵抗?还能抵抗到什么时候?”
    “那么另三家会支持你的提议吗?”爷爷又问道。
    “他们都给我写信了,说了不少暧昧的话,想必您也应该感觉他们对您的不同了吧?”贫道微笑着问道。
    “恩,那三个小子对我恭敬了许多,哎,可是我却感觉怪怪的,好像一下子失去了很多东西一样!”爷爷郁闷的道:“赛马也越来越没意思,他们老是输给我,很容易就看出是故意的来,没劲!”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他们以为您要问鼎登基呢?”贫道笑着调侃道,“要不要试试做皇帝的滋味?”
    “没兴趣!”爷爷一口回绝道:“我也不希望你们感兴趣,哎,可是我终究是不可能管的了太长久的。”
    “放心吧,至少父亲和我都没兴趣,或许再下一代才有兴趣也说不定呢!”贫道笑着道:“您有时间还是多教育下我的哥哥们吧,他们才是您最要防范的人呢!”
    “对,我一定要把他们教育好,说什么不能让他们当篡位的小人!”爷爷苦笑道:“我是不是很虚伪?即要把国王拉下马,还要教育孩子不篡位?”
    “国王把刀举到我们脖子上了,您这也是迫不得已,总不能让家族的人都死在国王手下吧?”贫道宽慰道:“只要您心里还有对王权的尊重,那就成了!”
    “哎,算了,不想了。”爷爷无奈的苦笑道:“还是说说你的具体计划吧?我一生策划了不少大战役,可还是头一次策划谋反呢?”
    (小说章节内容结束——>WWW.xiAosHuoTXT.neT”(未完待续。。)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本小说最新章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征途沸血

木鱼和和尚

姜芜淡定的吃完了饭,见 三人的战争还没有结束,也不急着走,撑着下巴饶有趣味的看着他们互相揭短,眼眸亮闪闪的。

诺恩斯的饭厅

鲟龙

粉丝们却笑了,一边笑一边鼓掌。人群中,也不知道是谁先开了口,直接喊道 ,“二哥,你真的太可爱了!”

最强暴神系统

明桂载酒

他又不傻,浑浑噩噩了几天之后,总算是想起了当初的不对劲的地方。

天使堕落

牛新然

“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不需要你 们插手 !”

嫁给前世的你

深山老翁438

姜霓裳又是大声的否定,坚持道,“我的确是和姜树发生了关系!他说了会对我负责的,他会娶我的!”

第一豪婿

豆豆晴儿

自己的二哥是什么性子,他是再清楚不过的了。知道他现在心底对姜霓裳很是不满,也做好了抛弃她的准 备,不然的话根本不会允许姜霓裳的经纪人这样放肆。